追蹤
The Peach blossom Island
關於部落格
九重之天 月夜之色
  • 470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墨業與冽白】

玄鐵所撿到的失去記憶的冰晶狐,目前與墨業以「兄弟」相稱,維持著撲抱與炸毛的微妙關係……
 
◆【墨業對於「擁抱」這種行為的見解……】
 
 
 
 
◆【墨業與冽白初次見面】

【墨藥坊】
冽白(翻找皮包):請問、這VIP卡是先生給的嗎?為什麼……啊!(想起問題目要付錢開始翻找皮包找現金
 
墨業:嗯……那張卡是假的(笑看)我這裡都是看是不是認識的人來打折的喔ˇ那種奇怪的卡片到底是誰做出來的我就不曉得了……不過既然來了,請問有什麼需求?(笑)
 
冽白:原來如此!嗯……不過我身上的錢大概只夠給剛剛那問題的,所以就先不麻煩了……(搔頭憨笑把錢放到桌上)
 
墨業:什麼問題?那張奇怪的會員卡嗎? 那麼為了感謝你幫我回收招搖撞騙的怪東西,請繼續問吧。(笑、把卡片收起)
 
冽白:呃?(微愣、ㄧ時也想不太到要問什麼)聽週遭的人提起先生的名字叫墨業是嗎?我叫冽白,你好,很高興看到都是狐狸的異人呢……(開小花笑)
 
墨業:你好,很高興認識你ˇ這大城市裡不同種族的朋友很多,有機會多走走看看可以遇到不少不同鄉的狐狸同族喔ˇ那麼冽白先生請問您原本是想來買什麼東西嗎?
 
玄鐵:他要是多走走大概就回不來了吧……(進門)他因為一些原因身子比較虛,本來是想找促進補血的藥材吧。
冽白:忘記帶錢了(搔頭)改天、有機會再來……
墨業:嗯?原來是你家的人?(看了玄鐵一眼) 想要補血?(揚了揚嘴腳)那麼~ 推薦你四物飲類型的飲品吧ˇ 對於補血調養身體都很有用喔,歐菲還要加了花蜜才肯喝,我想你應該沒那麼女孩子氣吧?(笑)
玄鐵:擔心他又碰到啥的就追上來了。我幫他付藥錢吧,他不挑食的。
 
墨業:那就謝謝會顧ˇ然後朋友份上九折優惠。另外提醒一下……請看好你那位朋友,這年頭毫無防備對別人笑、對別人好可是很容易遇上壞人的喔!
 
玄鐵:他已經遇過了……但是個性還是……(看了下項鍊的裂痕.然後付賬拿藥)
 
墨業:不想後悔就教好他。不要以為自己的力量能保護一切,當事人沒自覺那根本……啊,這種家務事好像不是我該多嘴,至少這城市的治安還算良好,那麼就祝你們好運,有需要歡迎再來ˇ
 
 
 
◆【給冰狐狸的教育時間】
 
【岩石要塞。市集】
 
冽白:咦……墨業先生~(揮手試圖從人群中借過卻被有意無意的人牆堵住、大伙兒捨不得冷氣)
 
墨業:這種金盞花明明是附近山上就能採到的植物,你賣這價格根本翻了三倍以上吧!就算是包括勞力跟運費都算暴利啊!真正合理的價錢應該只有一半吧────嗯?(有人叫我嗎?)(回頭看)
 
(被殺價的賣家趁墨業回頭的空檔立刻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閃人)
 
(不遠處人群夾縫間飄來些微寒氣,隱約有隻舉高的手在擺動)
 
墨業:……(那個該不會是……)啊!(再回頭發現剛剛殺一半的肥羊跑了) ……嘖,算了。不好意思前面的讓讓!(撥開人群熟練的擠過去)
 
冽白:啊……辛苦了,還麻煩墨業先生過來明明是我叫住你的可是我過不去……(騷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
墨業:旁邊的麻煩請讓讓!(對著人群喊,不過似乎不是很有用)…… # 再不讓開以後到城南的藥店跟武器店購買東西全部漲價一倍!我倒數到十後開始記人臉!十……九……八……七……
 
(旁邊吹冷氣的人潮立刻一哄而散)
 
墨業:好啦、終於暫時趕走了……冽白先生方便的話能先借一步說話嗎?這裡人多很快就會圍上來的。
 
冽白:好厲害!墨業先生是怎辦到ㄉ--咳---!(咳血)
 
墨業:(一整個嚇到)喂、你沒事吧!這個拿著先擋一下!(從包包裡摸出一罐藥水塞過去)然後先到旁邊的舊巷弄再說好了…… ∣∣∣(揮了揮手示意冽白跟上)
 
冽白:抱歉請不用擔心這個是老毛病--(接過藥水跟上對方的腳步)
 
(於是墨業快步帶領冽白走向市集隔壁的舊街,人潮明顯少了很多。)
 
墨業:……好了,這邊比較方便說話。(瞪著人看) 是說你一個人在市集裡面跟人家擠什麼?你的監護人呢? <(指玄鐵)
 
冽白:我?我來買晚餐要買的菜……(提高手上一大袋食材)監護人是?(顯然不懂)
 
墨業:就是之前來買藥時幫你付錢,帶你回去的那位啊?玄鐵先生他怎麼沒有跟來?
 
冽白:啊原來……(搔頭憨笑)他在睡午覺,他最近也辛苦了呢……
 
墨業:……(心想該不會這人是偷溜出來的吧……)有心幫忙買菜什麼的是不錯啦,不過你認得路?知道怎麼跟人家談價錢嗎?不對,該先問的是你身體還好嗎∣∣∣(都跟人家擠到咳血了∣∣∣)
 
冽白:嗯……我認得路的,老闆們總是說我可以用冰塊換或是希望我可以待在攤位前面久一點就是,原因我也不知道……(側頭想)身體嗎……我的身體,醫生其實是診斷健康的,是因為……(下意識摸摸自己胸前的核石,玄鐵交代過不能隨便跟人說,可是又覺得對方式好人,怎辦呢……?)
 
墨業:診斷健康哪會咳血啊?別當人笨蛋(白眼)。藥水可以先用一下,不過那只是恢復體力用的,會弄到咳血的原因很多……如果你自己知道是哪種狀況就自己來藥店抓藥!
 
冽白:真的--我絕對沒有把墨業先生當笨蛋……!(有些慌張)我的身體、生理上是健康的……我想我的原因大概用藥草似乎不太可能治好?……啊、不過墨業先生的藥真的很有效!上次服用之後就算吐完血後身子的負擔也沒這麼大這樣……都是託墨業生生的福呢……(搔頭笑)
 
墨業:用藥治不好?所以是牽扯到詛咒什麼的嗎?(這種確實比較麻煩……)上次你買的我記得有只是一般的補血藥品吧?有用的話拿來先擋一擋是沒問題的,不過這種狀況頂多治標不治本,可以的話還是想辦法解咒什麼的會比較好?
 
冽白:我……可以信任墨業先生嗎?(看對方的眼神總覺得是可以信任的人)原因在這怕隔牆有耳(小小聲),方便去墨業先生家嗎?還是到玄鐵那邊去……?
 
墨業:信任?這種事情該自己判斷吧?(笑)嗯~ 不過說到信不信任什麼的……你啊,不要一臉笨笨的對誰都笑,直接在臉上寫著「我很好騙」小心哪天真的被壞人拐走!
 
冽白:咦……?為什麼不能對人笑?(滿臉問號地湊近盯著對方瞧)
 
墨業:(不自覺往後退了兩步)你知不知什麼是壞人啊?一點警戒心都沒有,不成為歹徒目標被捉去剝皮那才奇怪!雖然這城市的治安還算不錯,但是這麼沒有警戒心的亂晃也太危險了吧?
 
冽白:剝皮……(突然腦袋似乎閃過什麼稍縱即逝的影像)嗯……其實,在玄鐵家裡醒來的那時候,我除了自己的名字和好像在找什麼東西的目的以外的事情,通通都想不起來了……(輕皺著眉梢搔頭笑)所以似乎有太多人事物對我來說都是是初次接觸……啊、我沒有亂晃,我只是--(再次提高袋子)這個而已……
 
墨業:是是是你只是買東西而已……不過你能不能使用正常的貨幣跟別人交流?你剛剛說什麼用冰塊去換……當自己是製冰機啊?小心被壞人搬回去賣!能力跟種族特性別太招搖是一般常識吧?(搖搖頭)
 
冽白:因為天氣很熱冰會化很快,本來有用貨幣的最後小販們都直接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比較快…對…對不起……(聽著對方的說話感覺令他不自覺狐耳狐尾垂下)
 
墨業:有這種特殊能力本來就不該讓別人知道啊!就算是喪失記憶也該有本能性的警覺……欸、別擺出那種臉,這樣很難罵下去耶!算了,先送你回去好了。東西給我,幫你拿一半!(伸手)
 
冽白:我、玄鐵有說,所以我都偷偷躲起來製好才拿去攤子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會一直湊過來……你生氣了……?(有些擔心地試探性問,在聽到對方要幫忙自己又下意識笑開)沒,沒關係!我一個人提的動--(使勁)
 
墨業:拜託你別逞強,看到同族走路走一半吐血身亡我會良心不安(乾脆直接把東西接過)。 好了,走吧。
 

(圖by拉茲)
冽白:請放心、我不會吐到死翹翹的……!(認真 ) 因為要是死翹翹的話,要讓大家處理屍體會給大家添麻煩的!(說了說,他還是乖乖跟了上去。)
 
墨業:…………(似乎對於冽白的死亡宣言(?)有點無言,然後拎著東西大步朝玄鐵家的方向走去)。
 
【岩石要塞邊緣地帶。玄鐵家】
 
墨業:請問玄鐵先生在家嗎?(站在門口大聲喊著)
 
(房子裡頭毫無回應)
 
冽白:謝謝墨業先生幫忙……這樣是否打亂你今天本來的行程……?(歉意)啊……會不會他還在睡午覺呢?(拿出鑰匙)今天真的麻煩墨業先生了,要不要進來喝些冷飲呢?
 
墨業:原來是在睡午覺嗎…… 好吧,反正這件事情也該跟他講講,那就不客氣打擾了(對冽白點點頭)。
 
(開門關上直接上樓,從客廳看去只見玄鐵房門是開著的)
 
冽白:玄鐵--我回來了,墨業先生也來囉---咦…??人不在?
 
墨業:不在?……該不會是出去找你了吧?(看過去)
 
冽白:咦……?!(尾巴豎起)啊、我忘記寫紙條了--只想到有一攤的限時供應肉品時間快到就……(狐尾隨著情緒變化有些不安的晃動)怎麼辦呢……華納好像也不在……
 
墨業:……(莫名感覺有點頭痛)……一般來說玄鐵先生出去找你都會找哪些地方?大概找了多久找不到後會回來?
 
冽白:假,假如是我出去沒多久的話…應該再不久就回來看看了……墨業先生要坐一會兒嗎?(把端來的茶壺打開,彈了下手指後頻空凝聚出幾塊冰塊落入壺裡,輕輕搖晃幾下後拿起杯子裝杯)粗茶……(遞)
 
墨業:那就等他回來吧,謝謝──(接過茶喝了一口,深呼吸了一口氣讓心情平靜些)那麼趁這段空檔時間我先跟你提醒一些事情好了。不過在這之前,那些食物要放哪裡?(指指暫時擺在地上的食物袋)
 
(正在把稍早匆忙趕攤販限定品時限而來不及擦乾淨的血跡擦拭乾淨)啊…那個和那個放在廚房旁邊的櫃子裡就行了、然後這個的話……(接過一袋魚,捧在手上瞬間魚就被封入冰塊裡)這個明天打算才要吃,這樣就不會壞了……(墨業眼前的白狐狸像忙碌公蜂似地來回奔走,途中還踩到自己的尾巴摔了一跤)
 
墨業:…………(有點無言的乾脆起身幫忙,把東西往櫃子裡塞,心裡默默的覺得狐狸有辦法自己踩到自己尾巴還真是個奇葩。)
 
冽白:讓客人幫忙真不好意思,謝謝墨業先生……(說著尾巴突然就湊過去)

(圖by拉茲)
這種天氣勞動很熱吧…?玄鐵和華納說、這樣很快就可以消暑……
 
墨業:(稍微驚嚇到,不過表面維持得很好看不出來)謝謝,這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不動聲色的將冽白的尾巴輕輕推回去)。那麼,麻煩你也坐下來休息一下聽我說,我想有些事情是你必須要知道的。
 
冽白:是……??(在墨業對面聽話坐下)
 
墨業:首先請問你,你知不知道「壞人」是什麼?
 
冽白:做壞事的人…?
 
墨業:沒錯,尤其是會對「自己」做壞事的人。以我們狐族為例,狐族通常都會擁有珍貴稀有的毛皮,因此常常會遭到不肖盜獵者的覬覦,如果運氣不好很可能會被捕捉回去打回原形剝皮……(講到這裡似乎想起什麼似的梗了一下)、那麼你知不知道要怎麼分辨誰是壞人?
 
冽白:剝皮……盜獵者……(腦中模糊畫面又一閃而過)……?(回神,回答問題)唔嗯……對自己有惡意的人?
 
墨業:所以你會怎麼分辨誰對你有惡意?(眼睛直盯著人問)
 
冽白:會……讓我感到不舒服情緒的?
 
墨業:具體來說?
 
冽白:上次,碰過抓著我的手不知道要把我硬拉到哪裡的,好在玄鐵幫我趕跑……類似那種?
 
墨業:…… ∣∣∣(還真的遇到過啊……)嗯,那種的確是。然後除此之外,刻意接近你或是對你釋出善意的也應當注意,尤其是總是笑臉迎人的更可怕。
 
冽白:咦……?難道墨業先生是……

(圖by拉茲)
準壞人……?(條件還沒全滿意未)
 
墨業:……(笑)我的確不算是好人(尾巴擺)。所以隨便把我找進家門喝茶其實這是不對的行為喔!
 
冽白:咦ΣQ口Q--那、那請問我現在該怎麼辦……?
 
墨業:這種事情怎麼可以詢問「壞人」呢?(笑)以後要記得,要找朋友到家裡除非是非常熟識的朋友,不然請在玄鐵先生在家時再找人來,避免單獨接觸的機會。然後對接近你的人不管是誰──最好通通保持一定的警覺,沒事就對別人呆呆的笑無疑就是在告訴壞人「我很好拐快來拐我」,知不知道?
 
冽白:我,我知道了!我會先問玄鐵在不在家才看能不能帶客人……然後,笑的話……我會努力的……(捏臉頰喃喃自語:呆呆的……?)是說、所以,只要跟墨業先生處熟就可以了嗎?請問墨業先生可以讓我處熟嗎??(無意識地站起身、雙掌貼著桌面上身向前傾斜直盯著墨業的臉看,眼神中帶著毫無他意、單純的請求)
 
墨業:……你這種自動送上門來的笨蛋是要「壞人」情何以堪啊?(有點無奈的笑笑) 請坐回去,好好聽清楚……在認識新朋友的時候最好先旁敲側擊打聽一下這人到底評價如何,然後自己慢慢接觸了解對方的為人。每個人心裡都有衡量的標準,好好觀察個一陣子之後,再來評斷這人適不適合深交,知道嗎?
 
冽白:對不起……好不容易看到同族的有些太開心、上次也看過玄鐵跟一位很漂亮的狐狸小姐講話,不過我還沒來得及出來對方就離開了……那,(深呼吸口氣)請問,墨業先生,以後除了抓藥之外,即使沒事也能去拜訪嗎?我想以實際的接觸來了解。還有……受教了……(搔頭)看來一直給玄鐵添了不少麻煩啊我……(垂耳)
 
墨業:可以啊?(笑,漂亮的狐狸小姐應該是指亞芙小姐吧?) 店裡也是很多朋友們的聚集處,有空時多來能認識新朋友也是好事呢。
 
冽白(喜出望外):真的可以嗎?!(長長狐狸尾巴明顯地左右搖擺著,週遭開出了雪精小花)謝謝墨業先生!
 
墨業:唉呀、也不用高興成這樣吧?交朋友這種事情本來大家都很歡迎的啊。(真的有夠像小朋友……本來想要唸一唸玄鐵先生,不過看起來這「根本問題」也確實太棘手?)
 
墨業:在店裡會遇到的、幫忙看店的基本上都是值得信賴的朋友,放心去跟他們聊天什麼的都沒有問題。有空也建議你多來跟大家聊一聊,增加點經驗或是生活常識,相信對你會很有用處的。(笑)
 
冽白:我明白了……!今天,真的謝謝墨業先生,真的受益良多…各方面的。(笑開,這時候露踢下的大門在開鎖聲響後猛然推開,伴隨著巨大聲響的是屋主的聲音)
 
玄鐵:冽白回來了嗎?!?(聲音之大彷彿整棟房子都在輕微震動)
 
墨業:(耳朵往下壓)……終於回來啦,看來玄鐵先生很擔心你呢(笑、看向門口)
 
冽白聞聲湊到樓梯口揮手:玄鐵~我回來了,你回來了---抱歉讓你擔心了……(耳尾在尾音拉長同時下垂,還沒來的及說完就被三步併做兩步衝上樓的玄鐵給一把抱住)
 
玄鐵:笨蛋!!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一個人溜出去了你怎麼老是講不聽!你之不知道外頭的人不見得每個都能相信---墨業?(注意到桌前的綠狐狸,鬆開雙手湊近桌前)是你送他回來的嗎……?謝謝。
 
墨業:(第一次看到玄鐵這麼著急的樣子啊……)在市集裡遇上,就順道帶他回來了(笑)。不過身為朋友~ 對於剛才你所說的話我有想提醒的事情,願意聽我說說嗎?
 
玄鐵:請說吧。
 
墨業:剛才跟冽白聊了一下。喪失記憶什麼的既然發生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但是不能阻饒人家從新學習起吧?我想只會把人家關在屋子裡是什麼都學不會的,你要不要試著好好教導他,再放他出去學習與人接觸呢?
 
墨業:雖然這樣做會比較累一些,況且冽白也真是天真得可以……(瞄了冽白一眼) 但不管用什麼方法讓他學會該知道的東西,總比關人家一輩子好。雖然是你撿回來的,但還是個人,不是龍的寶物,會走路的東西可是守護不了一輩子的喔?(笑)
 
玄鐵:……墨業,曾經好好教導他之後嘗試讓他單獨出去接觸的方式我不是沒有做過……必須由我陪伴才能出去的原因並不是只有我擔心他的身體狀況跟怕被拐走而已……方才倘若你有嘗試教導他,應該不難理解……(扶額)
 
墨業:嗯,是很困難(同意的點頭) 但總還是要想辦法教到會啊。就連西格都知道陌生人給的草不能咬呢……或許考慮換點方法如何?
 
玄鐵(看了看冽白再回頭看墨業):…請問有什麼好建議的嗎?
 
墨業:雖然我覺得最好的方法應該是直接遇一次真正的壞人,或許就什麼都解決了……不過這手段似乎太激烈?所以還是多找些朋友一起教導他試試?(笑)
玄鐵:考慮到他的身體狀況,我想我也比較贊同後者吧……(一想到要是受到驚嚇他的身體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吐血之外的情況,還是覺得別太冒險比較好)
 
墨業:那麼~ 我的店那邊是有熟識的朋友同居,也時常有友人拜訪,有需要的話可以送他到我那裡來與大家相處看看?然後你那邊也可以拜託熟識的朋友來跟他認識認識?
 
玄鐵:嗯…就這麼辦吧。冽白他……就有勞大家了,感謝。
 
冽白:意思是……我可以認識到更多朋友……了嗎?(從兩人身邊探頭)
 
墨業:不會ˇ我想大家應該都很高興能認識(免)新(費)朋(冷)友(氣)的,相信大家的生活經驗也可以給予幫助~(不過不保證不會被灌輸奇怪觀念?)
 
玄鐵:……(怎隱約好像聽到什麼裏聲道,是自己的錯覺嗎?
 
冽白:----謝謝墨業先生!(喜出望外的冽白忍不住撲上墨業道謝)
 
墨業:不過首先你得學會如何自己一人安全的從這裡走到藥店就是了……唔、(被撲上的瞬間一整隻僵掉不知所措)……那個,謝謝可以用說的就好──(往後退退退試圖掙脫)
 
(還沒搞清楚狀況的冽白沒放手的只是隨著墨業退後跟著被往前拖行,先一步察覺到墨業異樣的玄鐵只是一把糾著白狐狸的領口拎起來)
 
玄鐵:冷靜一下啊小笨蛋。(嘆氣)
 
墨業:啊……還有該提醒的……不要對誰都那麼熱情啊,這樣根本不用壞人動手都會被帶走的!(順便白了玄鐵一眼)<(都是你沒教好的眼神)
 
玄鐵:欸--我也是頭次看到他這樣誇張的撲人耶(好生無辜)
 
冽白:抱歉……一時太高興沒注意……(被拎著的身子晃啊晃,長長狐狸尾巴搖啊搖)墨業先生……生氣了?
 
墨業:沒有生氣……(不好意思說是不習慣……自己也知道族裡的習慣跟外面差異頗大,但是觀念上就是改不過來) 總之除了家人親人之外,不可以隨便這樣抱住別人,不然很容易會被誤會的喔!
 
冽白:誤會??(被玄鐵放下來後滿頭問號)
 
墨業:呃、一般觀念上、大概就是、夫妻或情人之類的才會……(沉默了一陣)玄鐵先生,這種事情好像應該是監護人來教導的才對吧!!!
 
玄鐵:因為、他是向你問問題啊?
 
冽白:請、請不要生氣!墨業先生請衝著我來吧……!(已就等著被訓斥位置(?)
(圖by拉茲)
 
墨業:……………… 遇上這種問題監護人也該主動開口啊!(目光繞過冽白抬頭看玄鐵) <(明顯牽怒)
 
玄鐵:我還沒說話的餘地墨業先生就主動接話了啊……(顯示為無奈)
 
墨業:總之一般常識也拜託先教會一下(無奈)……沒有要罵你啦。(看冽白尾巴炸毛的樣子忍不住伸手摸摸頭安慰一下)
 
玄鐵:我盡量……。
 
冽白:(被摸頭忍不住半瞇起眼,冽白的尾巴從緊張情緒的炸毛狀態中逐漸緩和輕微搖晃,笑開著週遭再度開出冰晶小花)
 
墨業:拜託不是盡量,是一定要。(縮回手)那麼有空閒時就讓他過來藥店這裡吧……對了,順便請問一下,冽白他得的是什麼病?沒事會突然吐血也未免太驚人?
 
玄鐵:……冽白,墨業的話,可以說……(吧?)
 
冽白:啊……其實是,是因為這個。(舉起胸前的湖水綠寶石,細看可以發現寶石有一處破壞了整體美感、非常突兀的裂痕)
 
玄鐵:……冽白的種族,是現有文獻記載紀錄分長少的『冰晶狐』,數量非常稀少,而且並沒有標示明確的隱居位置。
 
冽白:根據玄鐵幫我查到的文獻上面是說,冰晶狐一族自出生就擁有這同時擁有著持有主部分的生命力與能力來源的寶石,因此被稱做『伴生寶石』,據說如果受到傷害,持有人也會因此受傷或是虛弱化……如果是破碎,那則可能死亡……。
 
冽白:然後我的寶石,聽說在玄鐵發現我的時候……就裂開了……(笑臉依舊,眉梢卻輕微皺起)
 
墨業:……(這種故事也太神話……好吧,墨燃狐族裡的狐火對外面來說也算種神話,世界還真是無奇不有……)所以說是因為寶石破掉所以造成身體虛弱?嗯……(這種案例還真的沒有聽過,白樺留下的手札裡會寫嗎?)
 
冽白:嗯……玄鐵在第一次發現我吐血就帶我去給醫生診斷過,身體機能一切正常,才依照我的特徵去查詢我的種族資料的……
 
墨業:如果是這種情況光靠補血藥劑那只是治標不治本了。玄鐵先生既然有辦法查到冽白的種族,那有沒有辦法查到關於修復寶石的方法?
 
玄鐵:這方面我也在努力呐……他們種族時再太隱密了資料實在有限,我最近有空都是去酒吧打聽看看,倒是有問到別的……(側頭過去在墨業耳邊低語)
 
墨業:嗯?(豎起耳朵聽)
 
玄鐵:冰晶狐品種異人由於知情的人實在太少,據說是黑心盜獵者目標排行榜的前幾名……他們會先逼他們變回原形後敲碎他們的寶石抓來賣…不知情的,只會以為這是極為珍貴的一種動物皮草……
 
墨業:……(皺了皺眉頭、狐族的毛皮果然一直都是被人覬覦的目標啊……)
 
墨業:黑市交易裡面會出現產自異人而非動物身上的東西本來就不是稀奇的事情,如過說喪失記憶寶石破裂什麼的原因是因為曾遭到追捕,這種事情……是不意外的。(看了冽白一眼)
 
玄鐵:或許。他曾說過他除了名字之外還記得好像在找些什麼……我曾猜想過會不會是……他的同族。
 
冽白:你們在說什麼……?(不解看著咬耳朵的兩人)
 
墨業:同族?外出尋找冰晶狐的居住地嗎?…… 居住在城鎮裡還好,如果到外頭去他這種笨笨的樣子,我想不出三天大概就變成失蹤人口了……(眼神有點黯然)
 
玄鐵:我沒跟他說就是怕他傻呼呼的趁我們沒注意跑出去找人了,現階段他對一切的一切都還太陌生,現在要說還太早……
 
墨業:(點點頭)想要外出旅行還是該俱備好該有的常識跟技能才是。既然現在不論是記憶還是寶石的問題都沒辦法解決,那麼只好能教多少算多少啦!如果補血藥劑有用的話看在同族份上我會算便宜些的。
 
冽白:(拉拉墨業衣角)墨業先生,順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唔咳……!(咳血)
 
墨業:………… ∣∣∣∣ 在說要灌你多少補藥才不會咳血…… 這些先給你擋著,有空再來多買一些回去備用吧。(從隨身背包裡撈出好幾罐藥劑擺在桌上)
 
冽白:咦?這個喝再多都……(擦嘴)今天真的、麻煩墨業先生了,謝謝……還有那個,我下次什麼時候可以去拜訪呢……?
 
玄鐵:最起碼這幾次都由我送你去,別再亂跑了拜託……(扶額)
 
墨業:不然看哪種有用來試試看也好。就算是治鏢也成,驚悚畫面看多了對大家的心臟都不好真的……∣∣∣∣ 玄鐵先生那就麻煩你了,店裡基本上一直都會有人招呼的。 <(四處趴趴走凹朋友看店的傢伙)
 
冽白:對不起有時候一湧上來就沒辦法控制……(搔臉)我也期待再跟墨業先生下次見面還有認識新朋友!(尾巴藏不住喜悅地左右擺動搧岀陣陣涼風)
 
玄鐵:他上次在我還沒恢復之前可是還直接整個咳在我臉上呢……(記憶猶新)我知道了,謝謝墨業……還有,其實不用稱我為先生,叫玄鐵便行了。
 
墨業:(這麼期待啊……還真的像個孩子……)(不自覺的微微揚起嘴角)那麼我就不打擾了,謝謝你的茶,下次見!(起身準備出門)
 
冽白:啊、墨業先生,這個--(遞給他一個裝在毛布袋裏頭的空鐵桶子和一個蓋子)
 
墨業:嗯?這是……?(接過)
 
(只見冽白伸手在在桶子上方彈了幾下手指,不一會兒桶子裝滿了小型冰塊)
 
冽白:今天天氣特別炎熱……這點小東西我想放在飲料裡應該滿消暑的。
 
墨業:謝謝,真是方便的技能(笑),不過還是提醒在不熟識的朋友面前別使用比較好喔! 那麼下次見。
 
冽白:啊……因為墨業先生已經看過所以就一時沒想到---下次見喔--(和玄鐵一起下樓梯送墨業到門口,冽白大力揮著手的弧度就跟他尾巴目前的擺動弧度一樣)
 
 
◆【所謂機會教育】
 
 
 
◆【無法教育別人只好洗腦自己】
 
 
 
◆【妹妹的疑惑?】



 
 
◆【同居好友們的心理諮詢時間】
 
【墨藥坊。晚餐後的閒聊時段】
 
 「我有弟弟了。」
(圖by小表)
 
西格:……恭喜?(忍不住放下手邊的工作)
 
攜傘:恭喜。但你似乎…不太高興?(觀察墨業表情)
 
歐菲:有兄弟姐妹很好啊,恭喜囉。(歪頭想了想)這樣子你是不是要回家鄉探望一下?
 
墨業:……不是親弟弟,是最近才認識的。是同族……然後年紀比我小,所以應該算是弟弟吧?」(似乎在思考到底該如何解釋)
 
攜傘:義兄弟嗎……?那他是誰呢?
 
歐菲:最近看到的狐狸……那個很涼很涼很漂亮,玄鐵先生介紹的白狐狸嗎?那不是妹妹嗎?
 
西格:原來有這件事……有義兄弟這不是很好嗎?
 
墨業:你們有看過他啊……(點頭、那就好解釋了)不是妹妹呢,他叫冽白,是男的。不過問題來了──你們知道……兄弟要怎麼當嗎?(認真的眼神)
 
歐菲:嗯……我沒有兄弟姐妹呢,不過如果是我朋友家的話……好像一天到晚都在為了食物打架呢,長大以後也是一天到晚為了小事情吵架,感情真不錯呢。
歐菲:是說原來是冽白先生啊……還好上次不敢亂稱呼,要不然就糗大了(尷尬笑)
 
墨業:雖然我也覺得很像小妹妹,不過實際上是弟弟……為了食物而打架?歐菲你們族裡很缺糧食嗎?
 
歐菲:不能說很充裕但是也不致於匱乏啦,不過成長中的孩子總會想多吃一點吧,而且大家都覺得這可以訓練求生競爭的能力。
 
西格:歐菲小姐也認識啊?真希望有機會也能認識這位冽白先生ˊDˋ……我有不少兄弟姊妹……但有些是族中安排一起生活的義兄弟,大家感情也都不錯……繁殖季除外。
 
攜傘:原來只有我不知道是誰嗎?希望哪天能碰上面。至於家鄉的兄弟相處倒是都滿和睦……我們是女性掌權。
 
墨業:……(突然有點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時候被看到的……│││) 那麼有兄弟姊妹的只有西格?攜傘有嗎?
 
攜傘:同一批蛋來說,兄弟姊妹都有;但我們是以同時間孵化的作為最親的血親,往後學習都會與他一起……那樣的血親有一個姊妹。(想)
 
墨業:感覺是數量非常大的兄弟姊妹啊?我的話是有一個妹妹還有很多姊姊,不過相處模式……(回想、想起姊姊們把同年齡的小孩們都打跑的畫面)……嗯,基本上對妹妹就是要疼愛有加,好好教導她事情之類的?那麼弟弟呢?
 
攜傘:傘蜥蜴是個不太強大的族群……無分男女,大家彼此都很照顧的,但家長比較重視女性……相對的也比較嚴苛。兄弟……(想)很一般的相處?
 
歐菲(想起一個被當作弟弟的友人):應該就是盡力幫助並且教導他善用自己的長才吧。要充分訓練人家才不會讓他長大後被欺負。
 
攜傘:我們是以能成為支撐他人的傘蜥作為目標教育男性的。
 
西格:我們教育男性是希望他變得更強悍,更能保護他人。
 
墨業:所以如果當哥哥的話……要負責好好訓練弟弟嗎?(思考)
 
西格:我是比較不喜歡這樣啦……(強不起來)
 
歐菲:對啊,總是要讓他獨立的啊,要成為能傲然挺胸的強健戰士。(思考一下)至少……能不要被人欺負啦。
 
攜傘:訓練……我比較偏好用教育的……
 
墨業:訓練或教育自己弟弟變成厲害的戰士?……除了戰士之外能當別的嗎?
 
攜傘:跟墨業先生一樣就很好了(真誠)……唔,指導生活的技巧?
 
西格:待人處事?
 
歐菲:避開危險,平安過一輩子?
 
攜傘:安全的話……總覺得首都就滿安全了?
 
西格:首都或多或少還是有(一直殺價的)壞人的……
 
墨業:(瞄了攜傘一眼、突然很想伸手指把那”真誠”的眼睛戳下去)……教導生活技巧?製藥或下毒嗎?也不是不能教啦……(思考)要避開危險什麼的那是當然要教會的。(點頭)
 
西格:(贊同的點頭)不過我們族裡……我們平常的打招呼和相處方式是一種,繁殖季又完全不一樣呢。
 
墨業:繁殖季節不一樣?是怎麼不一樣法?
 
西格:平日我們……是主張多一些肢體上的擁抱跟觸碰,繁殖季的時候……大概是用拳頭跟頭上的角打招呼吧。
(圖by小表)
為了女性互毆,也不失是一種表現兄弟情誼的方式,雖然我本身不贊同。
 
墨業:所以平時身體上的觸碰是很正常的,繁殖季節時就要打架搶伴侶就是了?(自己族內是沒有這種風氣,不過外界都是這樣嗎?)(思考)
 
西格:這個……我我我我本身是不會啦.……
 
墨業:說得也是,要搶伴侶的方式很多,不一定用打的,反正最終目標只是讓對方消失的話手法可以很多(笑)<你到底想到哪裡去了!
 
歐菲:所以說,一般的兄弟會怎麼相處呢……
 
攜傘:嗯……我們這邊選擇伴侶的方式和西格先生不同,為了獲得青睞,男性會在外表作很多裝飾,但很少因此鬥毆。
 
墨業:裝飾?所以是用服裝方面的比拼,來同兄弟爭奪伴侶嗎?
 
攜傘:嗯,同時吸引女性注意力。(點頭)
 
墨業:這種方式跟我們族裡的比較相似?我們是有求偶用的特殊舞蹈,不過以爭奪方式的比賽好像沒有聽說過…… (思考)
 
西格:聽起來似乎很平和,感覺真好……ˊ
 
攜傘:是不會因此舉辦比賽,不過男性屋內都會放著鮮花……這已經成為傳統了。
 
墨業:所以就算是爭奪伴侶也不一定要讓對方消失就是了?真可惜。那麼,除了爭奪伴侶之外,平常還會有哪些相處模式呢?
 
西格:熱情的擁抱。
 
墨業:……用在什麼時候?
 
攜傘:……西格先生的家人們真熱情……
 
西格:打招呼,歡迎回家,安慰跟支持……不過對未婚女性不適用……很、很很很奇怪對吧……? (不好意思)
 
攜傘:不會奇怪啊?感情豐富很不錯……我們族人比較欠缺那種熱情呢。
 
墨業:我們族裡也沒有。頂多禮貌點頭、握手,親密一點或許會拍肩表示友好?還在家裡的時候對於妹妹會摸摸頭……(回想)
 
歐菲:……(默默回想家鄉那些「喔喔喔喔來打一場吧讓我看看你有多少長進」的招呼)
 
墨業:所以一般來說兄弟相處用擁抱的方式代替打招呼……是正常的?
 
攜傘:唔……我們不會這樣做耶……
 
墨業:還是得看種族而有所不同呢?對於不同種族會有不同方式的相處模式?
 
歐菲:感覺討論不出什麼完美的結果呢……倒不如照著自己心裡想的去對待還比較自在。
 
西格:真心對待嗎?歐菲小姐說得有道理--
 
攜傘:歐菲小姐說得真好……!
 
墨業:那要怎麼樣才算『真心對待』?
 
歐菲(歪頭):你覺得怎樣是對對方好的就試試看吧,不過也要人家接受才行,先不要說兄弟好了,你平常怎麼何朋友相處,就試試看那種方式吧。
 
墨業:但是朋友並不會突然就撲上來……(小聲)
 
西格:……那位冽白先生,跟墨業先生感情真的很好的樣子。
 
歐菲:小朋友就會啊,路上的小狗狗也會這樣阿OˋAˊO
 
攜傘:嗯……若是墨業先生不習慣,或許得和這位……冽白先生說明白呢?
 
墨業:講過了。但是好像教不會?但是玄鐵先生又說他平常也不會隨便撲人?所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煩惱)
 
西格:……那就是冽白先生真的很親近墨業先生阿ˊDˋ!!!
 
攜傘:感覺起來很喜歡你……。
 
墨業:所以這算是兄弟間的正常狀況嗎?(像西格族裡的那樣)……攜傘你說什麼?
 
攜傘:……感覺冽白先生很喜歡墨業先生?(重複)
 
墨業:…………………
 
墨業:……說得也是兄弟姊妹之間一定都是互相喜歡的嗎畢竟是一家人啊就連朋友之間也是如此啊我想我也很喜歡你們所以就是這種喜歡沒錯吧哈哈哈──
西格:(皺眉笑)
 
攜傘:墨業先生……ˊuˋ……(默默吞回『這種反應不像你』這句話)
 
墨業:「所以說會突然撲上來這種反映應該就像歐菲說的是小朋友親近人的狀況是吧然後就像西格族裡見面時那種友好的擁抱所以只要習慣就好習慣就好習慣就好習慣就好習慣就好習慣就好習慣就好──」(差點咬到舌頭)
 
西格:……(搖搖頭)
 
攜傘:(只能微笑以對)
 

(圖改自小表)
 
歐菲:墨業先生你……該不會是害羞了吧?你很不習慣別人表示親暱的動作嗎?
 
墨業:我才沒有害羞!(秒答)……不過不習慣是真的……在族裡面除了夫妻情人之外根本不會有什麼擁抱的動作啊,而且就算是夫妻也不會在公開場合親密,長輩對晚輩頂多摸摸頭表示疼愛?平輩們表達友好的方式大概就握手拍肩吧……
 
歐菲:這真是十分的含蓄呢……(乾笑)
 
墨業:…………
 
歐菲:咳,不過總部能一直這樣不習慣吧,大部分的人都覺得擁抱是一種普通平長的示好舉動,我覺得墨業先生在跟冽白先生說明的同時自己也可以稍微習慣這樣的動作,要不然每次給人碰觸多一點時就嚇到可能會讓人以為你不喜歡對方。
 
墨業:……真的不喜歡我早放毒了。(小聲)
 
攜傘:……所以墨業先生不討厭冽白先生的行為嗎?(八卦)
 
墨業:不討厭。但是不習慣……
 
西格:所以……現在墨業先生煩惱的就是不習慣冽白先生的擁抱囉?
 
墨業:是很不習慣……雖然明白是善意的、就像是小孩子般有好的表示,但就是不習慣。(垂耳朵)
 
西格:(輕輕搭肩)文化上的差異的確是很難習慣……或許可以藉由墨業先生的善意回應跟指導,來讓彼此都能夠相互習慣跟配合?
 
西格:就像是……雖然墨業先生你們現在突然間走進我的店裡來我還是覺得很恐怖,但是已經沒有當時剛認識那麼可怕了,對吧?
 
墨業:當初……?原來西格你有怕過我嗎?(笑)
 
西格:說來有點難為情,當時我恨不得用角去頂所有人呢。ˊDˋ(雖然說現在偶爾你們突然開門我也會啦)
 
歐菲:「乾脆找人每天見一次墨業先生就抱一次好了,驚嚇療法聽說效果不錯。
 
西格:(說起來我現在每天好像都在驚嚇療法……)
 
歐菲:不過如果進行到一半就精神崩潰的話可能就麻煩了……(皺眉思考)
 
墨業:每個人見到都抱一次這真的不大好……(冷汗)
 
歐菲:那就反過來吧!讓墨業先生試著主動去抱抱看!聽說在某些國度主動去擁抱人是種禮貌的打招呼呢。(我想你理解錯誤了)
 
墨業:──對所有人嘛?(愣)
 
歐菲:……我自己先說我有豁免權喔,要不然還真的有點恐怖……
 
墨業:針對所有人的話……某些人要克制自己不直接下毒好像有點困難……(深呼吸)
 
歐菲:……(OS:我好像提了個驚天動地將要毀滅世界的提案了……)
 
墨業:如果是你們的話我不會下……你們要借我試試看嗎?(面有難色)
 
歐菲(左想想,右想想,最後看向攜傘):我們就讓感覺起來最像弟弟的攜傘先生試試看吧……(良心有點不安)
 
攜傘:……欸?
 
墨業:……(默默看向攜傘)
 
攜傘:我、我是不介意和墨業先生用擁抱打招呼……(思考)
 
墨業:……我不會下得太重放心,會放到你自己能解的程度 <等等!!!
 
攜傘:……我相信墨業先生不會為難我。(雖然表情有點僵硬)
 
歐菲:所以你們要嚐試了嗎?
 
墨業:……那就先說對不起了。(瞇起淡金色的眼睛,從腰間的袋子裡摸出些許粉末,右手微抬)
 
攜傘:來吧。(凝重閉眼)
 
西格:……天啊。(單手摀眼)
 
墨業:抱歉。
 
(在聽到抱歉兩字的瞬間只見一抹綠色的身影迅速棲上前去,傘蜥蜴只聞到一股疑似百合的幽香,然後便感到眼前一黑……)
 
西格:攜攜攜攜攜攜攜攜攜傘先生──!!!
 
墨業:不會死的,剛剛只用了麻醉散。(若無其事的拍拍手甩了甩袖子)
 
西格:為什麼擁抱也要用麻醉散……ouq
 
墨業:因為其他的會真的中毒? <重點錯了!錯了!
 
西格:墨……業先生……先讓攜傘先生醒過來吧!
 
歐菲(喪氣的掩面)
 
墨業:剛剛用的藥量應該頂多十分鐘就會自然醒啦?(看了歐菲西格譴責的神情一眼) 好啦好啦……(摸出裝著解藥的小玻璃罐蹲下去救人)
 
攜傘:………(睜眼)
 
西格:攜傘先生身體還好嗎?
 
攜傘:……頭有點痛,不過還可以。(揉揉)
 
墨業:這只是很普通的藥用麻醉散,應該不會有什麼後遺症的放心。<你這個罪魁禍首不要講得那麼自然!
 
歐菲:還好、、還好我剛剛有建議你先找攜傘先生嘗試……可是明明只是抱一下啊……(頭在抽痛)
 
攜傘:為什麼擁抱兄弟要使用麻醉藥……?(摸摸頭)
 
墨業:剛剛我有努力抱到(認真點頭<大概抱了0.1秒?) 然後麻醉散不好嗎?我怕抱太久會不小心用上別的?
 
西格:這樣在擁抱前……就要請墨業先生把身上的裝備全部卸下來了……
 
歐菲:我想我去找找看有沒有練習擁抱用的布娃娃比較好。
 
攜傘:等身抱枕
 
歐菲:欸!?攜傘先生你真是天才!要是在抱枕上畫上冽白先生的樣子的話說不定能更快習慣!
 
攜傘:畫上冽白先生微笑張手的模樣應該很不錯。(點頭)
 
西格:這樣墨業先生也不會這麼緊張了。
 
墨業:「抱枕嘛?用那個練習或許會比較好一點……(認真思考) (至少不會有那種一碰上去就反射動作想下毒的衝動?)
 
歐菲:那明天就找店家訂做一個長抱枕吧,圖案的部分到時候再找找看有誰願意幫我們完成。
 
墨業:……不過仔細想起來這樣濫用別人的肖像權會不會不大好? <終於有一點做這種事情好像變態的自覺了
 
攜傘:不如直接問冽白先生願不願意出借肖像?
 
墨業:直接問本人這種事情……(猶豫)
 
歐菲:我看他人挺好的,他會答應幫這個忙吧。
 
墨業:冽白的狀況是失去記憶,所以一整個小孩子樣啊……這種事情真要問大概得去問玄鐵先生吧。
 
攜傘:明天一起去問問看吧,我也想看看冽白先生呢~
 
墨業:那明天大家一起去?順便再搬點火龍鱗片回來?(看向西格歐菲)(雖然覺得做抱枕這種結論還真的有點怪怪的?)
 
歐菲:好啊,我明天也沒什麼事OˋuˊO
 
西格:店鋪還在蓋,我現在也沒什麼事。(點頭)
 
墨業:那就麻煩你們了ˇ明天下午就把店關一關大家一起去吧。(免費素材搬運工GE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