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Peach blossom Island
關於部落格
九重之天 月夜之色
  • 470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墨業與冽白Ⅱ】

 
 
◆【唱衰草小組直闖火龍窟】

【下午。墨藥坊門口】
墨業:(把休息中的牌子掛在門口) 那麼大家準備好了嗎?(將綑綁火龍鱗片用的繩子捲好上肩)
攜傘(點點頭,確認背袋是否配置妥當):嗯,隨時都能出發。
歐菲:「也好了。(偷打呵欠
西格:對對對對對不起我來晚了──(跑近
墨業:(望著到齊的眾人認真點點頭) 這次的目的地因為最多十五分鐘的路程就能走到,所以就不做行前說明跟準備地圖了。那麼這次的目標大家都了解嗎?
攜傘:瞭解。與長老麻(?)和冽白先生進行交涉,取得肖像權。交涉中有極大可能發生困難,但為了墨業先生……一定得成功!(同樣認真的回應←你是否搞錯什麼了
歐菲:我說……我們不是只是去朋友家問一下可不可以請他們幫助墨業先生克服心理障礙嗎?(很認真的詢問
西格:跟火龍交涉非常有可能發生困難,毆菲小姐我們還是得小心點才好。(凝重)
墨業:畢竟我們可是要去跟火龍先生交涉取得鱗片,還要取得人家藏在窩內珍寶的肖像權呢……這樣的任務光靠體力或武力是絕對行不通的,等等大概得靠大家的智慧與口才了。希望能夠相安無事的達成任務。(把預備綁鱗片用的繩子放上車(歐菲尾巴)
攜傘:智慧與口才就交給墨業先生主攻了,媽那邊(靠ㄅ喔喊得好順口),我會盡力說服他。
歐菲:原來是如此艱難的工程!那就交給你們了!
西格:要麻煩墨業先生跟攜傘先生多多幫忙了!
墨業:取得鱗片這段我有把握(有帶錢),但是另外那件目的……實在很難開口啊……(凝重)
西格:……如果說,那是為了治好墨業先生怕生的一帖藥……玄玄玄鐵先生說不定……
攜傘:墨業先生是說不出口嗎?向對方取得肖像權?
墨業:畢竟這種要求看起來並不正當,如果有人對我提出這種要求,難保我不會立刻毒死他。(點頭)
攜傘:……那冽……冽白先生……是這麼兇殘的人嗎……?
西格:……(吞口水
歐菲:如果出發點是為了幫助他人的話説不定可以啊!
墨業:冽白的話感覺還好講話,但是這種事情主要還是得問過監護人──也就是令堂(看向攜傘)。所以這一段溝通或許得加入一點親子之愛看看能不能動之以情了?
西格:一定可以的!我相信攜傘先生的母親一定也相相相當和善。(咬舌)
攜傘:媽他…很嚴格又很溫柔。(???
墨業:……不然帶點禮物過去吧,這樣顯得比較有禮貌也好討老人家歡心?(<完全忘記自己也認識玄鐵了是吧……)
西格:……火龍會喜歡什麼呢?
攜傘:(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母親喜歡什麼因而有點震驚)
墨業:……之前曾有耳聞,令堂似乎頗喜歡他人的()()
攜傘:那……大家一起給他擁抱?可是墨業先生不太習慣不是嗎?
墨業:……這我真的沒辦法(點頭)。不過攜傘你應該沒問題才是?畢竟是母子……
攜傘:雖然沒有這個習慣但我不排斥。
墨業:那擁抱的部分就交給攜傘了。西格如果不介意的話也行?歐菲是女孩子(你這個時候才當人家是女孩?)我個人是不大建議啦……不過禮物的話還是帶一點普通的伴手禮好了?反正等等會經過市集,順道買點水果點心什麼的,這樣去拜訪人家也比較有禮貌。
西:擁抱嗎……閉著眼應該可以……應該。
歐菲:我剛剛一度以為我們是要去提親的……
攜傘:是去交涉的。(更正←根本也錯了
墨業:好,既然討論出結論了──那就出發吧!
【岩石要塞邊緣地帶。玄鐵住處】
墨業(手裡拎著一大盒棉花糖):請問──玄鐵先生在嗎?
西格(捧著一籃水果躲在後面偷看
攜傘:長老麻下午安——?
大門旁的二樓陽台,紅棕髮色的人頭探了出來,正是屋主玄鐵。
玄鐵:唷~(招手)今天什麼風把你們給吹來了?來拿鱗片的嗎?
西格:咿咿咿咿咿----(僵硬)
攜傘:長老麻~我們可以進去嗎oAO?(揮揮尾巴)
玄鐵:就說別家長老什麼來著,等下啦~(一陣腳步聲,訪客們面前的大門被打開)今天打算要多少片?嘛,總之先進來吧,今天太陽也很大~(朝屋裡晃晃拇指示意進來)
歐菲:那就打擾了。ODO
西格:打打打打打擾了……ouq
墨業:今天有朋友一起來應該可以一次多帶些鱗片回去,那就打擾了~(笑、跟進屋)
玄鐵:嗯,所以今天來拜訪是為了什麼事情?前幾天才剛拿完鱗片的,我猜的沒錯吧?
墨業:除了鱗片確實還有其他事情……對了,我們有帶點心來,不介意一起喝個下午茶慢慢聊吧?(笑)
攜傘:有棉花糖和餅乾~(舉)
玄鐵:喔?難得跟人一起喝下午茶呢,你們在客廳稍待,我去泡個茶咱們邊吃邊談(說著先讓眾人在客廳待著,但從頭到尾除了玄鐵不見其他人影)
攜傘:……好像只有媽一個人在家?(小聲)
歐菲:嗯……這樣也好,要當著人家的面說出這樣子的請求……現在想想真是難為情……
墨業:是啊……這種事情還真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向本人開口……不過就算是對監護人也很難開口呢。(尾巴毛明顯放鬆、不過又有一點點失落的感覺)。
鐵(站在廚房的背影問了問身後的眾人:你們要喝熱的還是冰的?(問著,手邊卻只有煮茶的動作。
西格:也是……突然說請給我你的肖像實在是……冰的謝謝!(嚇)
攜傘:我也要冰的謝謝!
墨業:那等等由誰開口去詢問這件事情啊……?(小聲)冰的就好了謝謝(回頭回以營業微笑)
攜傘:這是不是墨業先生親口提出會比較有誠意呢?(小聲,偷瞄玄鐵一眼)
墨業:不要,我還想安享天年,不想在這裡被火龍秒掉。該怎麼說……這種事情怎麼想都像……擁有某種特殊興趣的人才會提出的要求……(簡稱「變態」。)
煮茶完後玄鐵只是端著空杯子、拎著還在冒煙的的茶壺接近,憑茶香可以推測岀裡頭裝著的是紅茶。他一一將空杯子擺到眾人面前,接著卻是彎下身來悄悄地板的某處「有客人喔。」
地板下一陣騷動,直到貌似有東西撞擊地板的聲響,地板本看似平凡無奇的地方突然開了個暗門,頭上貼個叉叉繃帶的白狐狸探頭出來──
玄鐵:……就叫你要先開門板再探頭的。
冽白:姆嗯……想說讓客人等很不禮貌……玄鐵這邊很少有客人嘛--唉唷……!(話還沒說完就被輕敲頭)
玄鐵:什麼很少有客人,沒禮貌……墨業他們要冰紅茶,麻煩你囉~
冽白:墨業先生--?!owo(猛地撐起身子搖狐尾,噴發出來的陣陣涼氣逐漸蓋過本來溫度稍嫌高的室內)啊……還有其他人你們好,我是冽白……(說著手中冒出許多碎冰塊一一投入空杯子,玄鐵這才將紅茶一一注入)
攜傘:……你…好?(好驚人的出場)
西格:你你好……(看到玄鐵跟突然撞出來的冽白緊張的僵硬)
歐菲: 嗯……呃……你好……(頭沒事嗎?
墨業:……(雖然很想詢問冽白到底躲在地板下做啥,不過想想這算人家的家務事也不好開口)午安,我們帶點心來拜訪,一同享用吧?(微笑)
冽白:嗯?我沒事(燦笑)只是不小心太興奮了點,平常不會這樣的……。所以墨業先生今天是來找玄鐵嗎?(說著,長長白狐尾猛地搖個不停實在讓人無法忽視它)
墨業:是啊,來拿鱗片還有──(停頓)…… 我們帶了餅乾水果還有棉花糖,不過棉花糖要烤過後才好吃。(笑、分配著桌上的點心)
西格:……(望向墨業
攜傘:……(看墨業)
鐵(挑眉:其實拿鱗片只是附帶的吧?有什麼,直說無妨?(邊說邊拎著冽白的後領子阻止對著墨業蠢蠢欲動的白狐狸)
攜傘:……其實是這樣的(吸口氣)………就…就……那個……
攜傘:………冽白先生你好我是攜傘,久仰大名墨業先生時常提到你呢(飛快)。(最後還是講不出口啊)
西格:我是西格,墨業先生真的很常提到您呢……今今今天來……就就就就就是……
西格:冽白先生請問你-----
被點名,本來還在掙扎的冽白頓了下:我??
玄鐵:他最近可沒有在大街上吐血喔。(因為他都在家裡吐完了……(心音)
西格:不不不是……就是…欸…如果墨業先生有個問題需要您幫忙您願意幫嗎?(慘白)
冽白:幫忙??(轉頭直盯著墨業瞧,一時也忘了還被玄鐵拎著)
看著猛結巴的西格,玄鐵嘆口氣:我不會吃異人。
墨業(微笑):……最近身體狀況有比較改善嗎?需不需要依照體質試著幫忙調製補血藥劑?你的話應該採用偏寒性質的草藥來調製會比較好些…… <明顯扯開話題
歐菲(拍墨業的肩膀制止):我是歐菲,今天我們一起來是為了請冽白先生你幫我們忙,這件事非常的重要,關係到墨業先生的未來。破釜沉舟)
西格:……(朝玄鐵很緊張的點點頭,感激的望向歐菲)
玄鐵:究竟是什麼事情?(鬆手將狐狸放下,立馬就見他朝墨業撲去)
冽白:墨業先生的事情!我一定幫!!O口O)(抱著搖尾巴)
墨業:────(因為有朋友在場硬生生的把炸毛的感覺忍下、但是明顯僵住)
攜傘:呃……………………(尷尬的沉默)是這樣的,我們聽說冽白先生與墨業先生結為兄弟。這件事情不曉得媽你知不知道?(決定溫柔地裝做沒看到墨業僵直的身軀)
玄鐵(邊摸摸攜傘的頭邊回答):有聽說,所以現在不就是『兄弟和樂融融圖』嗎?(看)
攜傘:可是他和我們的情況不太一樣……(含蓄的看了綠狐狸僵硬的表情)
西格:所所所以墨業先生有點煩惱。(轉頭假裝甚麼都沒看到)
冽白(抬頭看墨業):不一樣?
墨業:──── 那個、冽白請你先、放開好嗎?(勉強擠出笑容)
冽白:嗯?嗯……(放開)所以??(搖搖尾巴猛盯著瞧)
墨業:…………(深呼吸平靜心情) 要不要先吃點心? <又在歪話題!
西格:……(皺眉頭
攜傘:呃……|||
冽白:好---
玄鐵:好個頭啦……重點到底是啥呢,墨業?這麼迴避,不像你喔?
墨業:……最近市集裡的物價波動狀況玄鐵先生有沒有興趣知道?最近由於連續數周乾旱,因此植物類型素材明顯跟著因量少因而漲價,而出產自動物身上或是礦物類型的素材相較之下價格就稍微低廉了。因此在這個時機點上如果玄鐵先生您有打算將鱗片帶去市集兜售,最為公道的價格大概是──
玄鐵:我鱗片的公道價格關你的未來什麼事情啊?
冽白:墨業先生是因為要當玄鐵鱗片的大盤商所以關係到未來?!OAO我、我努力拜託玄鐵看看!
墨業:這只是基本建議而已,跟我的未來扯不上什麼關係,而大盤商之類的事情謝絕,我還想留點自己的時間空間做想做的事情。不過了解物價倒是很基本的課題,就算不打算從商基本觀念還是要有,不然被不肖商人從中剝削是一回事,身為珍貴素材出產者沒有自然也得負起穩定物價的責任……
西格:墨墨墨墨墨業先生。
墨業:西格有事嗎?那麼接下來的意見交給你發表。(立刻安靜) <很明顯就是打死不肯講重點的態度
西格:……關於冽白先生生的事情……
歐菲(滿足灌下一杯茶):因為墨業先生家鄉的風俗與其他地方不太一樣,導致他無法以一般的方式接受大家的熱情……(非常猶豫的想要不要直接講白
西格:我們這些朋友因因因為種族差距比較大,所以比較叫沒辦法給予墨業先生太大的的幫忙……
攜傘:於是我們想到或許可以找冽白先生協助墨業先生克服恐懼……(根本他就是恐懼來源啊。)
冽白:怎麼幫??(輕彈著狐耳臉湊近盯著墨業瞧)
大概知道情況的玄鐵喝了口紅茶接話:所以,你們需要冽白做什麼?
墨業:──(在冽白湊近時小小的豎了一下毛、下意識的想後退迴避,不過又感覺自己這樣行為實在太沒禮貌只好尷尬的繼續僵在原地)
歐菲:起因於墨業先生很不習慣……嗯……與他人的身體接觸,像是擁抱之類……(眼神漂移
西格:有時候太過突然可能還還還會有一些……一些些很小很小的……不太好的反應。(小聲
歐菲:而且有一些攻擊性……
西格:一點點而已,千萬不要誤會墨業先生ouq
歐菲(再次鼓起勇氣):所以我們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方法讓墨業先生習慣擁抱他人並且被別人擁抱!他總不能每次跟人有身體接觸就產生灑毒的衝動啊!OQ
白:??所以、我害墨業先生……困擾了嗎……?(知道原因在自己身上,一臉歉意的,本來豎立的耳尾整個垂下)
玄鐵:根深蒂固的,要是決定要克服總得對症下藥。既然你們特地登門拜訪,想必是有初步對策?
攜傘:嗯,就跟媽說的一樣,我們有想到方法了。但是這方法…有點難以啟齒……
歐菲:絕絕絕絕對不是因為你!是墨業先生自己的心理障礙!(慌張看冽白
玄鐵:冽白幫的上、然後卻難以啟齒?
墨業:……沒有困擾啦……是我的問題跟你沒關係……。(看到冽白垂耳朵忍不住跟著垂耳朵開口小聲安慰)
西格:因為聽起來……有點難為情,需需需要玄鐵先生和冽白先生的同意。
冽白(動動狐耳):可以幫我一定幫!!oq
玄鐵:先說說看?
攜傘:聽了不可以生氣喔>A<"!我們希望能借用……冽白先生的肖像權,用來製作抱枕的素材之一。(含蓄)
墨業(立刻接話):如果覺得困擾拒絕沒關係的。另外……(看著冽白)這種要求基本上是要拒絕的不可以什麼都幫啊知道嗎 ∣∣∣
冽白(歪頭看墨業):為什麼要拒絕墨業先生呢?OAO為什麼要製作有我長相的抱枕呢??
玄鐵:……你們是說,有著冽白肖像的抱枕?要用來幹嘛?
西格:訓練擁抱……?
攜傘:因為墨業先生他不習慣被擁抱……於是我們計畫做出類似的東西讓他習慣
玄鐵:訓練?為什麼還要做抱枕?本尊上陣不是更有實戰經驗
冽白:嗯--!我會努力幫忙墨業先生訓練>︿<(撲上)
攜傘:實戰的話,媽你也看得出來墨業先生的………………呃,不慣。(刻意別開視線不去看墨業)
墨業:啥?(聽到玄鐵的話瞬間楞住)──────(炸開)
歐菲:如果要用本尊訓練的話……得先幫墨業先生徹底搜身才行(掩面
西格:是的……衣服說不定還得用別人提供的……
玄鐵:所以就是直接脫光後丟到房間去讓冽白拿衣服進去練習兩人擁抱嗎?客房在那邊。(指)
攜傘:(覺得媽意外的OPEN
歐菲:……(震驚狀態(原來還有更OPEN的民族存在啊!
玄鐵分析道:徹底搜身,脫光最快。再者兩個都是老大不小的男人了,讓冽白拿衣服進去給他換上再練習不就好了?
墨業(嚇到瞬間回神):等一下──!玄鐵先生你說這種話合適嗎!未婚男女裸體共處一室這種事情怎麼可以任意同意!(指)
攜傘:兩位不是都男人嗎?……總之不管怎樣裸體擁抱不太對吧。
西格:……進進進展的,有點快速。不好意思)
墨業:(對喔都說了是弟弟不是妹妹) ……總之這種事情基本上是夫妻才能做的吧?你這監護人怎麼可以隨便同意這種事情!
玄鐵:誰說過要裸體抱抱 ……不是說了讓冽白拿衣服進去?
歐菲:我還是覺得在眾人監視下練習比較好。(十分害怕冽白會當十分鐘的睡美人
西格:可可是墨墨業先生會不會因此更緊張?
墨業:那也不可以隨便在別人面前寬衣解帶啊!家人親人就算了這樣真的有失禮儀!你怎麼可以鼓勵自己女兒(就說了不是女兒)做這種事!
玄鐵:那就是現狀了。(指著還掛在墨業身上看著大家的冽白)
歐菲(猛灌茶讓自己冷靜):那就試試看讓攜傘西格監視你換上完全不會有問題沒有藏任何東西的衣服然後再練習?
西格:我很願意幫忙!ouq
攜傘:墨業先生,請你繳械吧。(冷靜)
玄鐵:我只記得這邊有個(意外得到)的兒子(摸摸阿傘的頭),我沒記過我有女兒呢?再說、親人家人什麼的,你上次不是才跟他認兄弟了?
墨業:就算是兄妹也不可以隨便摟摟抱抱(就跟你說是弟弟)!等一下你們想做什麼──(狀態顯示為混亂但本能的感覺到危機)
攜傘:ˋAˊ///(蹭蹭媽咪的手)總之墨業先生,交出藥包吧。
西格:請墨業先生不要藏私。(伸手)
墨業: 我不想對朋友下手你們別過來──── !!!(身上還掛著冽白往角落退退退)
玄鐵(嘴角微揚,手輕蹭回去):冽白--墨業先生似乎還是把你認成女生喔?
冽白:墨業先生還是誤會??我真的是男的-不信你看-->︿<(抱緊緊)
墨業:~~~~~~~~~~(一整個炸到尾巴呈現刺蝟狀態)冽白你鬆手啊西格攜傘別靠過來────!(混亂的開始評估要放倒這屋子裡的所有人要用多少藥劑)
攜傘:墨業先生冷靜啊!(不敢靠過去繼續待在娘親身邊)
西格:冷冷冷冷冷靜點啊墨業先生!
墨業:放心我只會用安定劑跟麻醉散不會有副作用的等大家冷靜後我會負責讓大家醒來────<最該冷靜的是你吧!
冽白:為什麼墨業先生要用安定劑跟麻醉散呢?OAO(抬頭看)
墨業:冽白先放開我只是讓大家暫時休息一下不要緊的──(僵硬的微笑伸手往腰間掏出藥粉)
冽白順手接過藥粉罐放到身後,疑惑地問:大家休息的話那邊有客房(指),用藥不好ˊAˋ(一整個相信)
墨業:沒關係我技術很好大家不會感覺到什麼的頂多就是好好睡一覺──(又摸出一罐)<你到底帶了多少?
冽白:不可以就是不可以ˊ口ˋ(又拿過)
墨業:沒關係的啦我相信大家都不會見怪的吧只不過是好好休息而已不要緊的真的──(繼續掏出藥罐)
玄鐵:好啦,抱超過一會兒了,中場休息。(拎起冽白)
冽白:嗯?玄鐵??放我下來~~> <(腳踩不到地晃啊晃)
西格:墨墨墨業先生,請喝茶。(遞冰茶)
墨業:……………………(望著西格遞上的杯子呆看了一會兒,這才默默的把藥罐收起)
墨業:……抱歉,剛才失態了。(接過茶喝了一口,讓心情平靜下來)……玄鐵先生這樣拎著人好像不大好吧?冽白好像不怎麼喜歡你這樣拎他?(看過去)
玄鐵:嗯?那我不拎囉?(手才一放,冽白就湊到墨業身邊貼在他背後探頭)
墨業:~~~~~(豎毛)那個、冽白如果你不喜歡玄鐵先生拎你的話,那就學著行為舉止禮貌一點?(順手拿了桌上的一塊餅乾塞過去)
西格:……(墨業先生跟冽白先生感情相當的好嘛
冽白(咬住餅乾):後欸先婚接都偶沒以茂……?(墨業先生覺得我沒禮貌……?)
墨業:跟別人太親密是很危險的事情啊(摸摸頭、似乎覺得很有趣又再塞了一塊餅乾)……朋友的話禮貌打招呼或是拍拍肩膀握握手就行了,擁抱什麼的留給未來的對象比較好喔。
攜傘:對好朋友和家人……擁抱我倒是可以接受。
西:擁抱其實……很不錯啊。
歐菲:擁抱其實是很普通的招呼啊。(開始啃點心
墨業:……(默默看了朋友們一眼)……所以大家還是都認為擁抱什麼的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果然還是自己的問題?) <有種是否教導錯事情的喪氣感。
冽白:摸欸酣婚混島晏火退裡吼砲嗎……?ˊˋ(墨業先生很討厭我對你擁抱嘛……?ˊˋ(有些低落)
玄鐵:……我看你還是先把餅乾吃完吧?
墨業:不討厭,不過沒辦法習慣是真的。(苦笑)
攜傘:冽白先生,我可以跟你保證墨業先生絕對不討厭你的擁抱,假如討厭就不是這個反應了。(凝重)
西格:是是是啊,若若若是討厭的人,可能就一下子毒毒毒發了呢……
冽白(吞下):所以、只要習慣就可以了嗎?直接來太急的話,就抱枕嗎?OAO(雙手握拳認真問)
攜傘:對!這就是我們的想法!(鬆口氣)
冽白:那那,我也可以要一個墨業先生的抱枕嗎?++OWO+(開小雪花搖尾巴
西格:沒問題。(秒答)
攜傘:……(看墨業)
墨業:咦?為什麼需要我的?(愣、冽白應該沒這種困擾才是吧?)
冽白:這樣才公平啊? OWO(尾巴搖的更大力傳出陣陣涼風
攜傘:……以物易物!(同意的點頭)
西格:互相交換也很公平啊,墨業先生。(點頭)
墨業:如果真的想要的話是沒關係啦……(猶豫、雖然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白:真的嗎!OWO(尾巴搖的更大力,連玄鐵都做在後面吹涼風
歐菲:ˊuˋ(不動聲色也跟著移動到冽白身後
西格:太好了,還以為會被拒絕……(放鬆
墨業:(仔細想想等價商品以物易物確實是很合理的事情……?)那麼訂做的時候就一起做好了。(自己的抱枕?這種東西想起來還真是奇怪……)
冽白:墨業先生入手後要好好練習喔我也會好好練習的!!(沒停過的尾巴後頭湊近的人是越來越多
玄鐵:你是要練習啥啊……
墨業:好,那麼等訂做好之後我再送過來……不過你應該不需要練習吧?(有點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實心裡還是覺得做這種事情很奇怪)
歐菲:嗯……反正有達成我們一開始的目的就好啦,這樣墨業先生就可以往坦然接受他人的好意踏出一大步了。(樂觀
西格:希望能夠早點看到墨業先生跟冽白先生自然的相互擁抱。(點頭)
墨業:……(聽到 [自然的相互擁抱] 瞬間被茶水嗆到)
歐菲:我看在收到成品之前先讓他習慣這類字詞好了ˊuˋ
攜傘:不只身理,連心理都需要特訓呢……
墨業(咳咳咳):是說──我們都特地帶上點心來了這麼久,到現在還沒有好好招待主人真是不夠禮貌呢?棉花糖需要烤、水果需要切,所以玄鐵先生方便借個廚房用用嗎?
鐵:廚房借用當然OK的啦,烤棉花糖要我幫忙嗎?(嘴邊火星閃爍)
冽白:我要幫墨業先生忙ODO/(跟著起身
攜傘:(期待看著阿鐵)
西格:……(有點好奇)
墨業:……(看著玄鐵定格、心裡想「不會吧」……?) ……需要我們把棉花糖串好拿著嗎?
歐菲:要怎麼烤?(目不轉睛
玄鐵:這還不簡單?(右手卡著竹籤左手俐落地將幾個白白軟軟的棉花糖串成一串,微張的口朝著空氣中噴出細長的小火柱,便將棉花糖串舉至火柱附近,不一會兒就將完成品伸至眾人面前)誰要先吃?
攜傘:好厲害!(拍手(是當成表演了嗎)
西格:!!!!(敬佩拍手)
墨業:……(忍不住跟著拍)真是精準的控火技巧。 <畢竟是隻連族裡控火術都學不會的麻瓜
歐菲:沒有燒成灰耶OAO!我想吃吃看!(沒手拍
鐵:那這串就先給歐菲囉?誰還要?
冽白:墨業先生我去洗水果ODO這天氣冰涼一點比較爽口
攜傘:OAO/(舉手)
於是情況就變成墨業和冽白去了廚房,其他人則在客廳接過玄鐵考好的棉花糖串
玄鐵:冽白什麼都不記得,所以幾乎沒什麼朋友……有機會就請你們多多關照囉,OK嗎?
歐菲:好的Ou(O(嚼嚼)冽白先生真的很可愛呢!棉花糖好吃!(兩件事連在一起說
攜傘:沒有問題!媽和冽白先生隨時都可以來大宅玩!
玄鐵:好啊,等抱枕完成我想要是有機會過夜,冽白應該會帶著去……(廚房方向傳來噴嚏聲響)
西格:……(聽到噴嚏聲偷笑
歐菲:ˊ~ˋ(因為冷熱交替啊……
 

 
◆【拜訪紅晶工坊】

【紅晶工坊】
墨業(拎著裝著瓶瓶罐罐的袋子、推開紅晶工坊的大門):請問亞芙小姐在嗎--?
(工坊內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貌似還有重物從樓梯上滾落似的)
墨業(抬頭注視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亞芙小姐……?
亞德:她出去買東西,找她?(半瞇著睡眼惺忪但是卻滿臉不悅外加凶神惡煞的口氣……你誰?(瞇眼打量)(綠色的狐狸、發霉?恩、不對,這種發霉似的毛色好像之前也有看過……)
亞德:啊、那個這陣子常來找亞芙的臭小子((狐狸的毛皮保養聚會(?))(怎嚜白色涼涼的那隻沒一起?)
墨業:您好,我叫墨業(禮貌微笑),您應該就是亞芙洛小姐的哥哥亞沃德先生吧?曾經聽亞芙洛小姐提起過您,幸會幸會(伸手)。
亞德:噢、你好,然後你叫錯了,我叫亞德沃(手勁有些大的回握了下之後收手) 亞芙大概等等就回來了,你在茶桌那等等吧?(彎腰收自己撞倒的東西)
墨業:那就謝謝了。(不以為意的笑笑,把帶來的東西放在桌上,然後開始瀏覽店裡的商品。) <才不會乖乖坐著等,到別人店裡當然要把握時機開始探查市價。
亞德(才想說good 自己可以去工作間了就看到墨業在看店內商品):……那個……你有要買東西?(要是亞芙回來讓人知道自己有客人上門沒有接待絕對會被打)
墨業:嗯?你們這裡也是店面,所以讓客人參觀瀏覽應該也是沒問題的吧?(笑)不過有一事請問……
亞德:蛤?問啥?
墨業:這個……(指著展示商品的虎皮披風)請問,是真皮嗎?(記得亞芙小姐曾經提過有石墨蠶絲這種東西,所以應該、不一定、是真的、被剝下來的皮吧……?)
亞德:刺虎披風?是啊,怎嚜? 這披風防護效果不錯喔、又不會說很重
墨業:……所以是真的皮虎……?(面色凝重的沉默三秒鐘)那麼……請問,那原本是誰……?
亞德:蛤?什麼原本是誰,刺虎不是異人種族啦放心啦,我們不會對能化人的種族出手的。
墨業:這樣啊……(鬆了一口氣、這麼說來店裡那些毛料商品至少都不會是誰了……)說得也是呢,亞芙洛小姐跟亞德沃先生看起來也不是那種人。(笑、不過就算知道只是普通動物,這麼大一張毛皮看起來還始滿驚悚的……)(繼續打量著虎皮披風)
亞德(點上支煙叼著):這不是當然嗎?我們也是可能會遭遇到這種狀況的種族、怎麼會把這種事情附加到其他異人身上?啊不過這樣說也挺謊話的、畢竟我們還是對一般動物幹了(吐煙)
墨業:其實仔細想想這種事情很難評斷呢,大家不也都靠吃食其他動物們過活?肉食就是有錯?那也未必。不過就是個人觀感吧……基本上我是因為曾有朋友遇害,所以對於這類毛皮製品不怎麼習慣就是(有點黯淡的笑、看向虎皮披肩)
亞德:啊啊.....了解了、那你還是別看那區了(汗)
(工坊門鈴清脆的響聲)
亞芙:毛毛你別鬧了、等等就會幫你弄吃的、喂喂別在那邊磨蹭、我東西都要掉下去啦!!咦?有客人?(抬頭看(手上拿著這個禮拜的預備糧食食材)
墨業:還好啦,不是狐狸皮感覺還不會太奇怪……(循著聲音看向門口處) 亞芙小姐午安,我送妳訂做的東西來了(笑)
亞芙:呀ˇ墨業、還想說你怎麼會來我這呢~(笑(把手上的東西都丟給亞德沃去放)(然後把毛毛從胸前(?)抓出來放小茶桌上讓它去跳)
墨業(對於亞芙大膽把寵物塞胸部的動作稍為避開了目光): 這裡是你訂做的保養品,需要我為你解說使用方法嗎?(笑著把瓶瓶罐罐慢慢拿出來擺在桌上)
亞芙:好呀好呀(笑)坐這說?(從食物帶子中抓出肉乾袋子從裡面把一片燻肉乾拿給桌上不斷跳著的毛毛)
墨業:先來從最基本的說起好了,這瓶最大罐的是通用型的保養液,如果平常比較忙沒有時間,或是得在野外過夜等等狀況,使用這個就能達到最基本的保養效果。而在平時比較有空閒時就可以搭配其他這些使用,這個是毛皮清潔劑還有冷敷保養液,毛皮清潔劑可以直接帶替肥皂的效果,使用時……(開始一長串說明)
亞德:咳咳、這些什麼婆婆媽媽的東西啊???!!!(放完食材回來看著桌上的東西整個錯愕)
亞芙:唉呀ˇ是我特地請墨業做的毛皮保養套組呀W
亞德:先說我不要有香味的玩意
亞芙:不是很濃的香味啦放心(笑
亞德:還是不要
亞芙:真是的、墨業你別理哥哥、繼續說下去吧^^(三條尾巴拍著遮擋亞德沃靠近)
墨業(過了好一陣子解說終於告一段落,桌上的毛毛都把肉乾啃乾淨兩塊了):……差不多就是這樣,如果還有其他問題可以問我。(笑)
墨業:另外亞德先生如果有需要我也可以幫忙調製比較適合偏硬質毛皮的保養劑?只喜歡純青草味道的也沒問題,這可以從原料方面來著手。
亞德:呃啊、還是免……(被打斷)
亞芙:好啊好啊、那就也麻煩墨業了^ ^+
墨業:亞德先生跟亞芙小姐是兄妹的話毛皮性質應該差不多(思考)……不過感覺亞德先生比較不會有時間(有耐心)去處理細節部分,所以我幫你調製最基本的保養劑就好了?畢竟如果長期接近火源或是出門在外多少還是要注意一下,不然久了可是容易禿毛的喔!(笑)
亞芙:啊啊、沒關係、我可以趁哥哥倒地(?!)的時候幫他做保養^ ^
亞德:喂喂(囧)
墨業:亞德先生最基本的毛皮清潔保養還是要做的啊,不論是毛皮起毛球還是禿毛不但有損健康又不美觀,還會交不到女朋友喔!(笑)
亞德(抓頭:洗澡的時候會洗到就好了啦……男人什麼的幹麻要靠毛來吸引女人……
墨業:女孩子總是喜歡外表乾淨會注意清潔的男孩子吧?不信你問令妹^ ^?
亞德:我平常很乾淨啊!!!!!
亞芙:啊啦啦(茶)
墨業(笑):對了,亞芙小姐請問一下,看您對毛皮類的素材製做似乎頗有心得,所以有一件事情想委託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亞芙:是?(啜茶看著亞德沃碎碎念一臉複雜(被噹(?)的走進工作室)最近還挺有空的,怎麼了嗎?^ ^
墨業:想製做狐狸的玩偶,給朋友當禮物用。不過相關製做方式成本或素材我並沒有研究,所以想請問亞芙小姐的建議?
亞芙:布偶?(想到了什麼愣了下)布偶的話,看墨業想要怎樣子的?可以是可愛版的造型、然後使用拼布素材、或是追求真實感的話、可以使用絨布或是毛料素材?
墨業(想了想本來的「目的」):要製作真實版的,所以大小大約是一米半左右?(稍微比了一下)
亞芙(錯愕:一米半?以布偶來說、這是很大的尺寸啊?不是要拿來送人?這種的不太好拿著抱啊?(誤會了是想要能抱著的小布偶)
墨業:就一般狐狸的大小?身長一公尺頂多,連尾長的話這樣算應該沒錯?(想)
墨業:……不過如果原料真的得需要用到一整隻狐狸的皮那就、不用了可以另外討論再想辦法……(想到「一整隻狐狸皮」就覺得毛……)
亞芙:啊?什麼狐狸毛?在說什麼呢?做布偶當然適用絨布之類的呀?怎麼突然???
亞芙:你要特殊需求、讓我用一整隻狐狸皮來做布偶、這我也下不了手呀^^|||||(這種東西也沒人會喜歡來敢抱了吧)
墨業:所以是替代品囉(鬆了一口氣)那麼請問我需要做兩隻狐狸玩偶,毛色一隻是白的,一隻是墨綠色的,需要我幫忙找素材還是要付多少成本呢?畢竟一般市面上並沒有賣到這種大小的玩偶,所以才來請問亞芙小姐願不願意接受這類委託(笑、不過還真說不出就是要拿來練習抱用的……)
亞芙:墨綠色的……白的……?(挑眉)(饒有興味的眼神上下打量墨業)
亞芙(唇角勾出弧度、輕笑著點了點紅唇:哪哪~我可以大膽假設墨綠色的是墨業你吧ˇˇ那白色的呢ˇˇ^^(笑瞇瞇笑瞇瞇)
亞芙:哪家我不認識的女孩兒啊~還是說、是冽白ˇˇ^ ^(笑瞇瞇)
墨業(笑、裝做沒事的繼續說):大概就是像我的髮色這種墨綠色,需要留下樣本當做顏色參考嗎?
亞芙:唉呀、真笨ˇ不說就以為我不知道了嗎~ 看你這副裝沒事的樣子、我想也知道當然是你自己囉^^+ 就說吧+ 越詳細我就能做的越好唷(笑瞇瞇)(尾巴晃啊晃的wW
墨業:也沒有什麼詳細的,就是……禮物吧(笑)。另外能不能順帶委託以朋友攜傘的造型做幾個晴天娃娃?一般麻布或棉布的質料就好,想說分送給大家在梅雨季時掛出來應該還頗有喜感的?
亞芙:要做幾個呢^ ^
墨業(在心裡盤算了一下):晴天娃娃大概一打?(感覺是頗送禮自用兩相宜的東西)至於狐狸娃娃就是綠色白色的各一隻,然後白的那隻尾巴長一點。
亞芙:好好好、長一點是吧、跟冽白一樣長?(笑瞇瞇)
墨業:……(似乎梗了一下)…… 總之就是比綠色的那隻長一些就行了。(把持住微笑)
亞芙:要不要也涼涼的呢(笑瞇瞇笑瞇瞇笑瞇瞇)
墨業:有這種技術嗎?就算是加了冰燃劑什麼的應該也是有時效的吧?(笑)
亞芙(輕眨眼:維持個一年不是問題唷^ ^
墨業:那麼成本方面?(猶豫、老實說還根本不知道成品自己抱不抱得下手……)
亞芙:如果要涼涼的話、成本會較高呢?畢竟是獨門技術跟秘密配方^ ^ 大概會比不涼的還要多一到兩倍的價格唷^ ^
墨業:嗯……如果光是擺放著也能當作降溫用的道具就是了?(一到兩倍成本還不是問題,不過如果能降低工作室的溫度倒是很不錯?)
亞芙:……墨業、你該不會是打著想把它當冷藏降溫的工具^^……沒辦法做到那種地步唷……|||||?
亞芙:頂多只有你抱著他的時候能有涼意罷了,離開他半米到一米距離就沒什麼涼意了唷^ ^……|||||
墨業:啊?果然不行啊……(不過本人倒是可以的樣子……)如果一定要抱才有用的話……(思考實用性)
亞芙:我說哪墨業~你現在到底是來跟我定做布偶的、還是定特殊道具的呀你(撐臉無奈看)
墨業:嗯?(剛才真的瞬間思考到是不是能結合冰燃劑或是相關技術做出真的能達到大範圍冷卻效果的道具去了)……不好意思,是訂做布偶的沒錯──(笑) 不過想想如果有這種技術,應該可以應用在座墊、枕頭、小型抱枕方面的商品上?相信以南方大陸這種炎熱的天氣會很受歡迎的呢?
亞芙:可以的話我是想呢,不過能做到這種功效的材料實在是不好入手,幾年才能去取得一次,現在手邊有的差不多快空了(攤手)
墨業:原來是原料供應方面的問題?能不能請問是哪方面的原料呢?竟然能夠維持得那麼久?(好奇)
亞芙:是生物的骨材,有種住在地底下極深處的土龍的骨頭,經過處理之後就能散發熱能或冷能,不過通常他們都不輕易從地底下上來到地面上的(撐臉嘆氣)
墨業:……果然是十分難以取得的素材(點頭)(一想到得跟龍啊什麼的戰鬥就……如果只是長得偏遠一點的特殊植物或晶礦還比較容易些。)
亞芙:最近有可能會發布任務請人來幫忙,因為這種素材其實需求量還挺大的(嘆)
墨業:那麼如果暫時不會造成材料短缺的困擾,那就麻煩亞芙小姐幫個忙,製作特殊娃娃了(笑)價格方面都好談,也預祝你能夠順利得到想要的材料囉!
 

 
◆【擁抱練習1──不但沒成果還被誤會】
 

 
◆【擁抱練習2──誤會持續中……】
 
 
 
◆【擁抱練習3──所謂當局者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