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Peach blossom Island
關於部落格
九重之天 月夜之色
  • 470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午時之歌


 
 
    沙漠都市的正午一向是每日最為炎熱的時刻。
 
    剛從市集結束廝殺的墨業正提著滿滿的戰利品,步行在通往自家藥坊的道路上。炙熱的豔陽毫不留情燒烤著石板路面,將接近地面的景物抽出正冒著蒸氣般的扭曲,彷彿真會燙腳似的令人不由得加快腳步向前疾走。
 
    所有擁有毛皮的異人此時此刻,大概只會本能的想找個陰涼的地方好好休息吧。而墨業的目的地,便是自家店內庭院中那顆有著「精靈之樹」稱號的大樹。
 
    對於墨業來說,午餐可以省略,但自離鄉後便開始逐漸養成、根深蒂固的午睡習慣可不能任意忽視。一日不午休,便覺半日沒精神──這不論以任何角度來計算衡量,都是十分不划算的事情,因此為了自己從下午開始,一直到晚上熬夜所該維持的戰力──
 
   『呵,不過就是貪睡,哪這麼多藉口。』
 
    那是個宛若微風吹拂過河畔柳條,雖然調侃但仍舊溫柔嗓音。
 
   「還不都是跟你學的……」
 
    墨業本能的回應道,隨即訝異的豎起了耳朵──
 
    不可能……那聲音的主人早就已經離開許久,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裡──這裡是,南方大陸的首都,不是任何荒漠間的村落、峽谷間的城鎮、我們曾經一起走過的山林棧道──
 
    莫非是天氣太過炎熱,導致自己熱昏了頭?快步走進了懸掛著金銅色招牌的店內,墨業將手中的東西往門邊一放,便對著櫃檯的方向大喊:「我回來了──」
 
    ……沒有人回應。
 
    定眼一看,歐菲、西格、冽白……平時總是會有一兩個人站在櫃台,在店裡四處忙碌的好夥伴們,現在卻完全不蹤影。
 
    是同時都外出午餐了嗎?虧我還帶了吃的東西回來呢。抬頭望了一下懸掛在櫃檯後方的時鐘,長針與短針正十分有默契的重疊著。
 
    正午十二點整──唉呀,全部都出去了也不鎖個門?雖然開店至今還沒遇過宵小之輩膽敢挑戰商場殺價達人的權威,但是小心一點總是應該……墨業抓了抓腦袋,索性將玻璃店門上的牌子翻轉成「關店」,然後推開內門往中庭的「精靈之樹」走去。
 
    那是株在買下這棟房子時,便佇立在庭院中央的巨樹,不論是鶴立的高度與自由伸展的枝葉在城鎮中都是十分奇特的存在。而關於這顆精靈之樹根據那總是叼著煙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仲介人所說,擁有著許多十分奇妙的傳說──目前已經被證實的,有月圓之夜會出現彷彿螢火蟲紛飛的美麗場景。
 
    不論是精靈棲息之地,還是能夠穿越時空的樹洞、靈魂暫居的處所……這顆巨樹對屋主墨業來說,卻是午休地點的最佳首選。仔細回想當初會堅持買下這棟以鬧鬼聞名大宅的理由,或許其中之一就是這株一年四季都枝葉茂密的大樹吧。
 
    然而今天樹蔭下陰涼的特等席卻已被他人給佔據了去。
 
    墨業皺起了眉頭。中庭這裡雖然並不是不開放,但畢竟不屬於店面範圍,一般來說鮮少會有親友以外的客人逗留至此,更何況就這樣大喇喇的搶奪了樹蔭底下最陰涼的位置──
 
    會是誰呢?墨業放慢了腳步,往樹蔭底下的人影走去。
 
   「呵、呵……」
 
    樹蔭底下的人影看到墨業出現,立刻發出了友善的笑聲,並且主動向墨業招了招手。
 
    對方是個滿頭白髮的老爺爺。帶著些許細麟的青綠色皮膚配上葡萄酒般色澤的雙眸,身上所穿著的是在這城市中並不常見、帶有強烈民俗風格的披風。而外觀上最為明顯的種族特徵,應該就是自額間突出的黑褐色獨角了吧。
 
    總覺得有些眼熟……墨業一面回想著究竟是在哪一趟旅行曾見過這種特徵的種族,一面對坐在樹下的老爺爺禮貌性點了點頭。
 
   「狐族的小夥子……打哪兒來的?」
 
    老爺爺招了招手,示意墨業在自己身旁坐下。問我打哪兒來?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這裡可是我家店面哪──
 
   「這裡是墨藥坊,我所經營的藥店。請問客人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緩步走進了樹蔭底下,墨業堆起營業用笑容,禮貌詢問道。
 
   「墨藥坊?這總是被黃沙給淹沒的小鎮啥時開了藥店?」老爺爺疑惑的問道,語氣聽起來並不是在開玩笑。
 
   這裡可是首都,南方大陸最大的城鎮,並不是什麼小鎮,而自己也在這裡開店開了好些時日了──正想好好解釋清楚的時候,墨業卻赫然發現,中庭內的石板小路、連同延伸的店面圍牆,不知何時已經不見蹤影。
 
    腳下的草地變成一片光禿的黃沙。除了仍舊枝繁葉茂的巨樹之外,週遭的景色已在不知不覺中改變殆盡。
 
   「……。」墨業沉默了起來。
 
   「莫非是熱昏頭了?呵、呵……」老爺爺張開缺牙的嘴,又呵呵的笑了起來:「噯,這種時候就該來休息一下,陪陪老頭子說說話吧,頂著大太陽跑來跑去不熱暈了才奇怪呢。」
 
    這是哪門子的玩笑……不過現在似乎也無法可想,還是別四處亂跑,搞不好等等就恢復原狀了?也不知道算是逃避還是樂觀的想法,墨業在老爺爺身旁約莫一個手臂的距離處、倚靠著樹幹坐了下來。
 
  「小夥子從外地來的?」老爺爺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墨業的耳朵及尾巴:「在這附近我只見過闊耳狐還有沙狐族……綠色毛皮?是居住在森林所使用的保護色嗎?」
 
    保護色的說法還挺有趣的?至少不是又被誤認成發霉──墨業笑了笑,倒也懶著否認或解釋。
 
   「那你可能不知道,這裡是附近遊牧民族們的停戰點。」老爺爺紫紅色的雙眼微微瞇起,望向了遠方的黃沙漫漫。「這裡所探勘的井能湧出沙漠中最珍貴的泉水。為了水源而打仗的種族是愚蠢的,因此最後在所有種族都終於精疲力盡之後,終於醒悟過來,規劃在這塊地方讓大家學習和平共處。」
 
    抬頭望了望週圍簡略的石砌圍牆及土堆房屋,墨業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這附近的民族啊,為了食物而鬥爭,為了水源而鬥爭,為了世世代代的仇恨而鬥爭……到最後根本搞不清楚是為了什麼而鬥爭。記得在我年輕的時候,長輩們一直灌輸我們沙蜥一族與蒼鷹一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遇上了不是迴避就是死戰。一直到某次部落衝突中,我膝蓋中了一箭……」
 
    墨業望向了老爺爺的雙腿。左右腿明顯的長短不一,右小腿嚴重萎縮,極有可能是當初受傷時處理不當的結果。
 
    如果當時能遇上個像樣的醫生,或許就能擺脫終身殘疾的可能性吧……墨業不禁又想起了那位仁心仁術模範、令人懷念的醫師夥伴。
 
   「那場戰爭啊,我失去的不只我的腿,還失去了我的女兒。」老爺爺的眼神明顯的黯淡了下來。「我那漂亮的好女兒,可是在這荒野上歌聲最美妙的女孩兒呢!可惜當初我們都被仇恨給沖昏了頭,我完全忽視了女兒的眼淚與訴求,憤怒於她竟然愛上了蒼鷹族的青年,給她冠上了通敵的罪名,並且將她放逐出去。」
 
    墨業輕抖了抖耳朵,怎麼?似乎是十分熟悉的傳說故事啊……?
 
   「當時女兒哀淒的歌聲,宛若為我們這些出征戰士們所唱的輓歌,至今仍然迴盪在我的耳畔,從來不曾散去。」老爺爺重重的嘆了口氣:「而現在,已經來不及了……我們都太晚醒悟。」
 
    傳說中,蒼鷹族青年後來死了,而沙蜥族的少女則是在也不肯回到族裡,獨自一人在埋葬著青年的草原上默默哭泣,唱著悲哀的歌曲。
 
  「這塊地方,是讓大家重新學習相互尊重,並且和平共處的城鎮。」老爺爺的語氣中有著無限的感慨:「雖然現在還是個小城,但是因為有著止戰共識,近幾年也逐漸繁榮了起來……或許有一天,它能夠成為一個真正讓所有種族和平共存,不再互相鬥爭廝殺的理想鄉……」
 
    希望荒野中淒哀的歌聲,能有停止的一天。
 
   「請問,這個城鎮叫什麼名字呢?」墨業終於開口詢問。
 
   「還沒有決定。」老爺爺微笑了起來:「不過,我們都稱呼它『岩石要塞』。」
 
 
 
 
    睜開眼睛,墨業發現自己正倚靠在大樹下,身上還沾染著幾片從樹梢飄落的落葉。
 
    週圍的景物理所當然不是黃沙漫漫,而是再熟悉不過的草地、磚道、圍牆。庭院中的小池仍舊水波蕩漾,不遠處擺放的涼椅圓桌亦透露的優閒的氣息。
 
    墨業眨了眨眼站起了身,往店面的方向走去。而櫃台方向亦理所當然的有著忙碌的熟悉身影──
 
  「是墨業先生啊?你什麼時後回來的,我都沒有發現呢?」歐菲莉雅笑顏如花,跟往常一樣輕擺了擺蛇尾表歡迎。
 
   「對了早上有位鳳凰先生說想來找你配藥,不過由於你不在,我們就先留下他的資料了……墨業先生是剛從城外回來的嗎?身上沾了好多黃土呢!」搬著木箱正在幫忙補貨的西格蒙德也微笑著打著招呼。
 
    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褲子部分確實沾染了不少城外才有的黃色沙土……究竟是什麼時後沾上的呢?
 
  「墨業先生你回來啦──」另一個熟悉的聲音自身後響起,突然撲上的力道讓墨業冷不防的往前用力一跌……「午餐準備好囉!大家可以來吃了!」
 
   「冽白你先放開啊啊啊──」強忍著身上毛髮爆炸開來的感覺,墨業抬頭望向了櫃檯後方的時鐘──長針與短針正十分有默契的重疊著,正午十二點整。
 
    所以剛才那究竟是……
 
   『呵呵,就說你貪睡,還不承認。』
 
    輕柔的聲音在自己心中如同漣漪般緩緩擴散開來。
 
    這裡是,南方大陸的首都岩石要塞,所有異人們都能愉快生活的理想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