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Peach blossom Island
關於部落格
九重之天 月夜之色
  • 470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同人】軒轅劍──修仙(古月仙人、然翁)


世外悠悠隔人間,不忍悽悽亂世煙;
概懷瀟瀟任風逝,雲靄冉冉繞仙山。
 

 
    青松蒼翠,雲霧飄渺。天然成形的石台置一棋桌,仙山深處,二人對弈。
 
    「問問,你為什麼想要修仙?」
 
    古月仙人優雅的舉起白玉扇,一派優閒著看著眼前兩道白眉幾乎連成一塊兒的白髯老翁。
 
    「老狐狸,別想用聊天破壞我的思緒──」然翁雙眼直盯著棋盤,嘴裡嘟噥唸道:「好個老狐狸,我瞧出來了瞧出來了……這一步給我套了個雙活路子,想誘我下一著步入死棋?我可不會讓你稱心如意……」
 
    「呵呵,戰場歸戰場,閒聊歸閒聊……」古月仙人輕笑著,搖了搖手中的玉扇:「下棋對弈乃修身養性,閒聊一下放鬆心情又有何不可?」
 
    「唔……」然翁仍舊一副眉頭深鎖的模樣,眼睛在棋與棋之前不定來回。「那麼老狐狸,你又為啥修仙?」
 
    「嗯?我麼?」玉扇輕搖的動作停止,古月仙人微笑不減,不過眼神倒是透露出了些許意外,或許又該說是、懷念……
 
    「吾為什麼修仙啊……」
 
 
 
 
     問十隻狐狸為什麼修仙,大概會有九隻轉頭就走,最後一隻或許只是走得慢些,多投給你一個看到神經病的眼神而已。
 
     沒有理由。說實在的,雖然萬物有靈,但一般來說沒有生命思想的物體不談,就連一般動植物都沒有這個足夠的靈智,自主性的想要「修仙」。
 
     只能說是「緣份」……不論是巧遇無聊多事的仙人術士,或是六十年一度的帝流漿之夜。萬物成精化妖總有一段故事,而那段緣份通常只是個開端,從來不是整個故事的重點。
 
     重點在於,當你有這個心思與能力去「選擇」時,你會怎麼做?
 
 
 
 
    「所以你選擇懸壺濟世?」然翁心不在焉的問道。
 
    「正確來說,吾選擇了『做人』。」玉扇輕搖,古月仙人欣賞似的望著然翁蹙眉。
 
 
 
 
    擁有靈性之後,變得開始選擇自己所追尋之「道」。普天之下最有智慧的生物便是人類,因此妖物魔物擁有能力之後,第一件事便是學會「化人」,再來,便是學會「做人」。
 
   學會做人是所有山精水怪修仙的必經路程,不懂得學會人的心、人的感情,下場多半墮落成魔。至於如何能夠迅速融入人類、了解人類,並且看透人類的生、老、病、死?行醫似乎是個十分快速的捷徑。以妖狐天生的智慧與天賜的壽命,絕對擁有足夠的時間為自己取個人類的名兒,然後備足足夠的知識,學會如何醫人救人。
 
    此時,與眾不同的妖狐應當能自稱狐中之聖,因此拆解個諧音,狐聖,胡聖,自此自名「古月聖」。
 
 
 
 
    「什麼狐狸之聖?好生得意麼?不過就是隻老狐狸……」然翁嘖了一聲。
 
    「呵呵……」古月仙人折起手中玉扇,輕敲了敲棋盤:「你再不決定下一步棋,吾也只好繼續得意下去。」
 
 
 
 
    於是他以人類的樣貌步入人群之中。他堅持著自己的行醫身分,絕對不在同一個地方久留──畢竟雖然人類是擁有最高智慧的動物,但並不代表所有人類皆擁有足夠寬大的心胸,去接受不是人類的生靈。
 
    白狐的真身足以引起人類的驚慌、恐懼、甚至覬覦。他小心翼翼的、隱藏著自己的身分,以過客的身分走遍城鄉,偶爾駐足學堂聆聽課程,偶爾逗留街道聽人說書。人類,很有趣,在行醫過程中他見識到了人們對新生生命的喜悅,也見識到了他們對於死亡深切的恐懼。青春美貌的少女憂老,四肢健全的青年憂病。各種不同於妖族的複雜感情交疊,一個個耐人尋味的故事足以讓他細細思考品味。
 
    但是,總覺得還是少了些什麼。
 
    越是不斷的旅行,便越覺得與人的距離似乎更近了,但又越來越遠。
 
 
 
 
    「老狐狸在多愁善感些什麼?什麼東西遠遠近近?」然翁仍舊低著頭凝視著棋盤,露出苦思的神情:「該不會你庸醫醫死了人吧?」
 
    「這倒不至於,就算醫術不行,吾還有仙術可用,以結果來說比起那些自稱名醫的人類要強得多。」古月仙人搖動著摺扇,悠閒的開始遠眺周遭群山環繞的美景:「吾當時入了世,但也沒有真正入世。」
 
 
 
 
    不斷不斷的旅行,視野越廣、經驗越老道,但是卻宛若閱讀了大量的書籍一般──所見所聞,皆僅旁觀,閱讀的,一直都是他人的故事,從來不是自己的。
 
    沒有愛,沒有恨,他微笑著望著人們狂喜,淡然的注視生命凋零。
 
    自己永遠只是過客,不是歸人。
 
    一直到,遇見了他們……
 
 
 
 
    「遇上誰了?感情遇著了母狐狸?」然翁遲疑的舉起了手在棋盤上方逗留了一會兒,隨即又縮回了手,繼續偏頭思考著。
 
    「呵,你就把這話當著如紅的面說看看,看她賞不賞『何然大哥』兩個老大的耳括子。」古月仙人笑了起來:「吾遇上了一群願意接受吾的摯友。雖然一開始的確是厚著臉皮硬跟,但沒想到這群人類卻對吾稱兄道弟、視如己出,見了吾的真身不但不驚恐,甚至還冒險尋了舍利子,救了吾的性命。」
 
    「唔,倒也不算不驚恐,大家當時確實都嚇了一大跳。」然翁擺了擺手說道:「不過,朋友麼,就算是隻狐狸好歹也捨身救了如紅的爹娘,咱們不報答也太不夠義氣。」
 
    「……感謝你們,吾友。」古月仙人緩緩閉上了眼睛,揚著嘴角說道。
 
    因為有了你們,我才真正體會了「做人」的滋味。在旅行途中一起歡笑、一同冒險,一同分憂解勞,甚至還一起拯救了世界。
 
     不再是他人的故事,而是「我們」的故事。
 
    「因此吾之所以修仙,或許,是因為『捨不得』吧。」古月仙人笑道。原來人的感情是可以如此的深厚,令人感動,令人懷念,令人頻頻回首。
 
    「說什麼傻話?修仙基本之道不就是要『放下、捨得』?」然翁抬起頭、白了古月仙人一眼,然後終於下定決心似的移動了一步棋:「牽腸掛肚的,你究竟是怎麼修煉成仙?」
 
    「呵呵,搞不好是當年拜你們求來的舍利子之賜?」古月仙人優雅的收起了摺扇,輕輕點向棋盤:「吾贏了。」
 
    「啊啊、慢著慢著──」然翁睜大了眼睛望向棋盤,標準吹鬍子瞪眼的懊惱著:「方才是我老眼昏花沒有看清楚,重來重來──」
 
    「棋手無回啊,吾友。」
 
    「念在當年那舍利子的份上,就禮讓老人家一次吧──」
 
    「嘿,你當真要跟吾比較實際年齡?」玉扇輕搖,古月仙人微微瞇起了眼睛:「那麼,也說說看你為什麼想修仙吧?回答了吾就讓你一次。」
 
    「這可是你說的,謝啦,老狐狸。」然翁快手快腳的將棋局復原,然後繼續盯著棋盤說道:「不過理由剛才都給你講光了,再多重複一次也沒什麼意義吧?」
 
    「喔?什麼理由?」
 
    「不就是那個『捨不得』麼,呵呵。」然翁呵呵笑了起來,伸手重新移動了一步棋:「怕你一個人寂寞啊,老狐狸。」
 
    不過就是盡己所能的想要多陪在你們身邊,想要多看看你們,想要多看看這個、有你們的世界。
 
    倘若無人相伴、就此孤寂,修練成仙就竟又有何意義?
 
    「……謝謝你,吾友。」
 
    古月仙人輕輕的垂下了眼簾,然後手中的摺扇再次指向棋盤。
 
    「吾贏……」
 
    「啊、等等!方才只是不小心震到了棋盤,不算不算重來──」
 
    「棋手無回啊,吾友。」
 
    「念在多年老友的份上,就再禮讓老人家一次吧──」








古是今非已惘然,
月下獨酌一沙翁。



何年獨酌嘆今古,
然始金樽空對月。







PLUR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