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Peach blossom Island
關於部落格
九重之天 月夜之色
  • 470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日常小短文

◆【感情問卷
 
1、你曾經談過戀愛嗎?
有的。(微笑)
 
2、對(/)來說什麼是愛情?
只要跟他在一起,不論到哪裡、走多久或是發生什麼蠢事我都願意。(想起什麼似的揚起嘴角)
 
3、如果遇上喜歡的對象,你會主動去追求嗎?
嗯……以前的我會(笑),現在的我不敢保證,不過這種事情很難講……反正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了。
 
4、自己本身會很重視或在意,自己的初戀跟初夜嗎?
當然在意啊?所有的細節我都記得非常清楚呢ˇ
 
5、相對的,你會在意對方的初戀跟初夜嗎?
如果那些曾經,足以影響到對我的感情的話。
 
6(/)會比較愛自己還是對方?選擇付出還是接受?
兩個都不選,感情上雙方誰給多給少都會造成失衡。
 
7、在感情跟相處的世界裡,你覺得你最需要(想要)的是什麼?
彼此的耳環永遠戴在對方的耳朵上。
 
8、對於伴侶的選擇,你會在意對方哪些細節?
重視我多少,就重視自己多少。敢擋在我前面挨刀?小心我先從後面桶你一刀……嗯我開玩笑的。(燦爛微笑)
 
9、如果遇上必須分手的抉擇,你會好聚好散嗎?
……有時候我不得不承認,我這人真的很自私呢。(笑)
 
10、你有把握經營一段感情到多長久的時間?
開什麼玩笑?我一定一起要看著我們的女兒長大,看著我們的孫女長大!
 
 
 
【據說過年是個必須閒在家裡不能做事的日子】

(圖感謝小表提供!)
 
    據說過年是個必須閒在家裡不能做事的日子。
 
    不需要出任務,不需要工作,街上也幾乎沒有店面開張。這樣的日子真的讓墨業感到──很不習慣。
 
    不必工作?為什麼?雖然自己家鄉確實也有祭典的習俗,而祭典期間就是整個族裡的休息日,但是還沒有悠閒到強制性得待在家裡什麼事都不用做的程度──但是這下可好,街上行人寥寥無幾,有合作關係的廠商休息的休息、返鄉的返鄉,貨源盡斷客源絕,就算開了店大概也不會有什麼收入……難不成只剩下上山採藥草一途?
 
    這下可好了,冬天的山上可不是鬧著玩的,要重新整裝大概是來不及的……況且往年幹傻事還有白樺陪伴,現在要自己一個人在這種鬼天氣傻楞楞的跑上山──怎麼想都沒有必要啊。
 
    所以,該做什麼呢?將店內的帳冊清點了兩遍,確定沒有遺漏事項,也確定真的沒有事情可做之後,墨業只好默默的關上店門,往隔壁西格的武器店走去。
 
    沒有了平常總是叮噹作響的鐵器敲擊聲,西格的店面安靜得讓人十分不習慣──不習慣到連推門的動作都不自覺得放輕了些。墨業推開了門探頭往店內瞧去,只見平時總是散落得一地的鐵屑及成箱成貸的礦石,現在都已收拾妥當。
 
   「西格?」
 
    店內安安靜靜的沒有半個人影。連冶鐵爐中的火焰都沒有點燃?這時間西格會到哪裡去了呢?
 
    就在這個時候,武器店後方的練習場發出了一連串鐵器撞擊的聲響──墨業警覺的豎起了耳朵,抬頭往聲音傳出的方向看去,正巧看到西格抱著堆疊到幾乎掩蓋住眼睛的武器走了進來。
 
    「墨業先生你來了啊!」
 
   帶著些許憨厚、或許也可以算是天真的笑容,西格將手中的鐵器往畫設計圖用的特製工具桌上一放,對墨業禮貌打了招呼之後,便開始分門別類的將各式武器分箱封裝。
 
    「西格你在準備收店?」……在這個時間點?墨業輕皺起了眉頭。
 
    「是啊?墨業先生不也是嗎?」仍舊是輕鬆愉快的自然語調,鐵器與鎧甲碰撞的聲音不絕於耳。
 
    「是啊……整條商店街關的關收的收,路上行人也寥寥無幾,一整個彷彿要封街似的。」墨業苦笑著搖了搖頭。
 
    「啊,沒那麼誇張啦──」工匠將木箱蓋上,扣上銅鎖,貼上封條。「畢竟都已經發佈公告了,大家都要卯足全力好好躲在家裡過年啊!」
 
    「卯足全力躲在家裡?」總覺得這形容詞有點微妙?
 
    「是啊,聽說那個『年』是一種很恐怖的怪獸……」草食性動物本能反映的瑟縮了一下。「大家都要關好門窗,安靜的躲在家裡等他經過呢。」
 
     原來這個城市在年節時分還會有怪獸壓境?真是讓人感到意外的消息……
 
    「原來大家提早收店返鄉就是為了這個?」怎麼說,總覺得這個狀況有點天方夜譚……?
 
    「是啊。」西格認真的點了點頭。「其實我有在想,不知道光是把店門關起來夠不夠牢固?是不是應該多加個鐵窗或是把牆壁加厚,上大鎖拉鐵鍊然後在鑰匙孔裡面灌鉛,好讓年獸沒有那麼容易闖進來?」
 
    「我想應該不用?到時後反而把自己困住出不去就糟糕了?」墨業汗顏。
 
    「但對方可是年獸啊……」西格滿臉擔憂的環視店面。「是不是最好也在屋頂跟樑柱部分加強鋼骨固定?聽說年獸會懼怕爆炸聲響,這個時間點如果要在二樓加裝砲台……唉呀,我怎麼沒有早點想到呢?真的要今天做出來可能得通霄了──」
 
    「西格。」墨業有些無奈的拍了拍西格的肩膀:「這個『過年』,你就直接住到藥坊來跟大家一起過吧。」
 
    「好主意,這樣我就只要改造墨業先生的藥坊就好──」工匠海藍色的雙眸燃起了熱情──
 
    「你什麼都不用做!把換洗衣物直接帶過來就對了!」
 
    然後提案立刻遭到否決。
 
 
 
 
    「歐菲(小姐)我們回來了──」
 
    熟悉的身影站在門口,和平常一樣背負著大包小包的物品──不過這次不是晚餐菜色,而是從隔壁武器店打包過來的日常用品。
 
    「你們回來了!」黑髮的蛇女笑顏如花,張開單臂表示歡迎。「小西格也來了!還在想墨業先生又跑哪去了呢,今天的市集明明只營業到中午不是?」
 
    「去隔壁把西格找來。」墨業笑了笑:「我可不想過完年後,還要特地請人來解救把自己關在鐵屋子裡出不來的瞪羚。」
 
    「鐵屋子?」歐菲莉雅偏頭表示疑惑:「我們城市裡什麼時後有鐵造房屋了呢?」
 
    「如果放西格一個人單獨『過年』的話──」老狐狸揶揄的瞄了一旁正再擺放行李的工匠一眼:「我想妳很快就可以看到了吧?」
 
    「咩哈哈不會啦……」藍眼睛的瞪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身為工匠當然也是很會解鎖跟熔鐵的──」
 
    ……言下之意似乎沒打算放棄打造鋼鐵般防禦力的屋子。
 
    「噢……」也不知道是聽懂了沒,歐菲眨了眨眼,隨即又換上了愉快的表情:「這麼說大家要一起窩著睡覺囉,真是太好了呢!」
 
    「什麼?」
 
    在場的兩位男性不約而同的抬起頭來望向歐菲,眼神明顯的透露著疑惑的訊息。
 
   「對呀?『過年』不就是狠狠的吃一頓大餐,然後就長時間窩在家裡不出去的日子嗎?」歐菲莉雅肯定的點了點頭:「而且又是在冬天,那麼當然是要『冬眠』的意思囉?」
 
    「……原來是要強制冬眠嗎?墨業先生?」瞪羚的語氣聽起來似乎已經相信了。
 
    「唔……雖然聽說過部分異人還是保有冬眠的習慣沒錯,但是在城市裡應該並不會?」墨業露出了思考的神情:「況且那個『年夜飯』的意義……應該是闔家團圓、慰勞自己這一年來的辛苦,而不是為了囤積脂肪冬眠使用的……」
 
    「原來並不會嗎?」歐菲露出了些許失望的表情,看來蛇類果然對於「冬眠」充滿期待。「好吧,想想也是,只吃一頓大餐應該也不夠撐一整個冬天,就連普通蛇都會吞下比自己體型大的獵物再去冬眠呢。」
 
    一旁的瞪羚異人明顯的打了個冷顫。
 
    「姑且不論普通的巨蟒都吃些什麼。」談論這個墨業本身也不自覺的感到一陣毛,連忙幫忙轉換話題:「這幾天為了『過年』所儲備的糧食我們也可以開始動手處理了?晚上大家就來吃頓好的吧?」
 
    「生肉!」「咩咩……蔬菜沙拉!」草食性動物與肉食性動物同時歡呼道。
 
    「都可以,煮熟就好。」雜食性動物表示。不過以這群人的廚藝水準,他們所謂的「大餐」似乎並不那麼讓普通人期待……
 
    不管怎麼樣,「懶在家裡不動」的年節假期,正式開始──
  
 
 
 
【搜查請勿半夜進行】
 
搜查請勿半夜進行
 
 
時間為凌晨一時,一勾彎月明亮。
 
諾締亞首都南商圈最大的藥店──墨藥坊週圍正瀰漫著一股凝重的氣息……沒錯,接獲線報,該店似乎私底下有進行特殊藥品及炸藥販賣,甚至還提供未成年少女大量危險原料,使之成為城市內多起不明爆炸案件的元凶……
 
表面上和平的普通藥店竟然私底下逕行如此罪惡的勾當!如此可惡的行徑,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任何人進行舉發?就算這家藥店老闆擁有不少幾乎可歸類為「傳奇」的市集傳聞,但再怎麼樣也不過是一介商人──犯罪就是犯罪,罪惡是不可饒恕的事情。
 
新上任的諾締亞檢調單位搜查小隊長握緊了拳頭。
 
利用深夜沒有客人的時候一舉包抄,趁嫌犯沒有防備的熟睡狀態一舉逮捕──不但能剷除罪惡,立下大功應該也能開拓自己的晉升管道──今晚,我將代替月亮好好的懲罰──
 
在身旁部下的白眼中,小隊長露出了尷尬的神情,比出了「攻擊前進」的手勢。
 
 
 
 
僅有單層樓高度的老舊圍牆意外的好攀爬,幾位特攻人員毫不費力便無聲無息的落到了中庭柔軟的草地上。一切的一切都跟事先調查的一樣……綠草地、白石板小徑、池塘,然後就是那棵高聳的「精靈之樹」。靜謐的夜宛若暗色薄紗般覆蓋著這簡單的庭園擺設,週遭安靜得幾乎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與心跳聲……
 
但也未免太過安靜。
 
明明看著眼前巨木樹葉輕晃,卻像觀望無聲電影一般,連夜風拂過樹梢的聲音都沒有……眾人敏感的警覺了起來,這個地方……似乎不怎麼尋常……?
 
而就在此時,一陣輕柔悠遠的歌聲,緩緩傳入眾人耳中。
 
不知何時,一位穿著古老服飾的少女已經站立在精靈之樹下,宛若聲樂家般,以暗夜為背景,正微仰著腦袋、引吭高歌。
 
宛若有魔力的音樂,正訴說著一個古老淒美的愛情故事,那是眾人皆所熟知,但是又被遺忘的優美傳說……而伴隨著少女清昂的歌聲,精靈之樹的葉縫間開始飄散出點點微光,螢火蟲似的散繞在眾人週圍。
 
彷彿被吸引住似的,眾人望著眼前奇異的場景,竟不自覺的留下兩行清淚。
 
而此時少女也跟著流下兩行血淚。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是哪位隊員突然發出慘叫,或許是全體同時進行?總之打破幽靈少女演唱、宛若殺豬般的淒厲喊聲彷彿信號槍聲,使得眾人皆不由自主的轉身拔腿狂奔──
 
似乎不滿演唱被打斷,幽靈少女皺起了眉。
 
而週遭飄散的光點,則得到指令般的,開始淡出了些許殘破的人形……不過或許是那些形體太過殘破不堪,使得週遭淒厲的慘叫聲又在更提高了一個檔次──
 
銀色的彎月仍高掛在半空中,而此時那上懸的彎度,竟看起來帶著些許嘲笑的氣氛。
 
 
 
 
早晨的陽光正照耀著墨藥坊。
 
「墨業先生早安啊。」
 
神清氣爽的打著招呼,歐菲莉雅微笑著向正包袱款款,準備出發上早市的墨業揮了揮手。
 
「歐菲早安。」而墨業也微笑的點頭回應。
 
「對了,墨業先生昨晚有聽到些什麼嗎?」
 
偏了偏頭,歐菲望向了跟平常沒有兩樣的中庭──依舊是綠草地、白石板小徑、池塘,然後就是那棵高聳的「精靈之樹」。
 
「嗯……似乎有聽到些許吵雜聲,不過並不怎麼清楚?」墨業聳了聳肩:「不過這裡晚上多少會有些異常的聲響,應該是大家早就習慣的事情?」
 
「這麼說也是呢……」歐菲再次望向了陽光下蒼綠的大樹。
 
「歐菲小姐墨業先生早安──」從店門口進來,正準備開始上工的是住在隔壁的工匠西格蒙德。「對了,請問昨晚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嗯?小西格為什麼這樣問呢?」
 
「因為昨晚半夜我在加班的時候,似乎有看到好幾個……客人在店門口晃來晃去的?本來想出去跟他們說現在不是營業時間,可是他們馬上就不見人影了。」西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竟然有客人半夜來訪啊?」墨業輕皺了皺眉:「只是站在店門口應該影響不大,別進到中庭就行了,畢竟根據協定晚上那裡是『他們』的地盤。」
 
「啊啊,這麼說也是……」
 
「咩咩,我們晚上關店前都有鎖好門,不會害到人的……」
 
三人有默契的對望了一眼,一同點了點頭。
 
 
 
 
「那麼,準備開店囉──」
 
 
 
 
【關於晚餐】
 
關於晚餐。
 
 
「所以你們到底是如何解決三餐問題?」
 
「啊?」
 
面對老顧客兼好友──植物學家克里斯所提出的疑問,墨業先是給了個標準的疑問句當作回答。
 
「我說……一隻傘蜥蜴,一隻瞪羚,一隻沙漠王蛇,兩隻狐狸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先撇除為什麼沒有造成食物鏈的狀況發生好了,你們餐桌上的菜餚究竟是什麼狀況?」
 
「噢那件事情啊……」墨業笑了笑,這個問題記得在當初寫信回家的時候,也曾被家人詢問過。「阿傘愛吃蛋,不過他已經離開好一陣子了。至於西格是個純素食主義者,歐菲偏愛吃生肉,我跟冽白倒是沒那麼挑食,基本上有煮熟就行。」
 
「所以你們每天到底怎麼用餐?各自出去找吃的?」
 
「早餐跟午餐因為大家作息時間不同,所以一般來說是各自解決。」墨業笑了笑說道:「不過我們會輪流準備晚餐,畢竟晚餐是重要的家人團聚時間,這可不能錯過。」
 
「所以你們是輪流下廚?」
 
「一開始的時候確實是。」墨業點了點頭:「說實在的當初大家確實也花了一點時間,才開始適應所有人的飲食習慣,進而找到平衡點……」
 
「……真是好奇你們最一開始的菜色是什麼樣?」
 
「唔,如果硬要說明的話……」
 
 
禮拜一,滿桌水煮蛋。
 
禮拜二,滿桌生菜沙拉。
 
禮拜三,滿桌生肉。
 
禮拜四,黑暗料理鍋。
 
 
「……等等,禮拜一到三的菜色還能理解,禮拜四那鍋東西是什麼?」克里斯叫了起來,腦袋上的古代植物也跟著晃動著。
 
「那個啊,差不多就是禮拜一到三的東西全部下鍋去煮,然後我有順手加了一點對身體好的藥草。」
 
「……我懂了,差不多就是除了當事人之外,其他人都吃不下的料理就是了吧。」克里斯感到一陣頭疼。
 
「所以後來我們有稍微做了點調整。」
 
 
禮拜一,水煮蛋搭配些許生菜沙拉與培根。
 
禮拜二,大量生菜沙拉還有從市集買回的現成素肉。
 
禮拜三,一半生肉一半熟肉還有豪邁切對半的整顆高麗菜。
 
禮拜四,黑暗料理鍋。
 
 
「……等等,為什麼禮拜四還是那鍋不知名的怪玩意兒!」克里斯再次尖叫了起來。
 
「雖然看起來一樣,但是裡面加的東西的確有更多元化喔!……雖然大家仍舊不大捧場就是。」黑鍋創辦人毫無悔意的說道。
 
「……好吧,那麼後來還有持續改進嗎?」
 
「那是當然。」
 
 
禮拜一,水煮蛋煎蛋炒蛋茶葉蛋搭配些許生菜沙拉與培根。
 
禮拜二,大量生菜沙拉千里光燉湯還有從市集買回的現成素肉。
 
禮拜三,一半生肉一半熟肉還有豪邁切對半的整顆高麗菜紅蘿蔔馬鈴薯。
 
禮拜四,黑暗料理鍋。
 
 
「……很好我放棄詢問最後那鍋究竟是什麼東西了。」克里斯舉雙手投降。「那麼你們都這樣生活了一年多,現在餐桌上的菜色還是如此……咳,精彩嗎?」
 
「自從冽白來之後好多了,後來輪到我的時候幾乎都是他去接手,然後每天三餐他都有在幫忙……」墨業笑了起來:「所以現在也比較能夠招待客人來家裡吃晚餐了。」
 
……原來你們還是有自知之明,知道那些基本上不是普通人能吃的東西……克里斯默默的把這句話吞回肚內。
 
「哪天有空可以來吃個晚餐啊,不收錢的。」墨業難得大方的邀約,讓這位植物學家不自覺的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好,哪天有空再順道去拜訪吧……」克里斯回答道。
 
然後理所當然的,是要在打聽到這群人謎樣的晚餐排班表,確定當日是誰掌廚之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