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each blossom Island
關於部落格
九重之天 月夜之色
  • 469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階任務】來自荒野的歌聲 招募(墨業)

 
 
    夜色融融,一輪雪白明月高掛夜空,皎潔的月光像是打翻牛奶似的灑得買屋滿瓦,映得每片樹葉彷彿承受不住似的微微動搖。
 
    這裡是墨藥坊,首都岩石要塞南商圈的一間大藥坊的中庭。以明亮的月色及樹蔭下點點微光做襯,朦朧的影子正緩緩的凝聚成形……那是一位長著獨角的蜥族少女,葡萄酒般色澤的雙眸帶著淡淡的哀愁,只見她仰頭凝視明月,強烈民俗風格的衣襬隨著夜風緩緩飄動著。
 
    寧靜的夜響起了空曠而悠遠的曲調──那是首古老到幾近失傳的歌,彷彿正傾訴著令人憂傷的思念與哀愁。
 
    只可惜屋內的庸俗之人似乎未能理解。
 
 
 
 
    「……什麼聲音?」
 
    工作室內的現任店主墨業抖了抖耳朵,有點疑惑的抬起了頭,望向窗外──幽暗的庭院似乎正漾著點點微光,而墨業則是見怪不怪的再次將視線移回手中的試劑上。
 
    月圓之夜的精靈之樹會有精靈出沒,這的確是在買下這棟大宅時被告知的事項之一。不過就是一群像螢火蟲似的四處飄盪,天一亮就通通消失不見的東西而已嗎,雖然朋友們包括歐菲、冽白都認為這景象十分浪漫,甚至偶爾會特地在精靈出沒之夜邀約至庭院中央觀賞……
 
    不過印象中這些「螢火蟲」四處飄蕩的時候並不會發出什麼特殊聲響,那麼,剛才所聽到疑似歌聲的聲音到底是什麼呢?
 
    墨業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現在不過才八點過半,話說回來今天那些小精靈出現的時間還真是早啊……他低下了頭,繼續埋首於明天必須交件的藥品調製。
 
 
 
 
    原本站立在樹下的幽靈少女,此時已經移動到了透著柔黃燈光的實驗室窗戶外頭。
 
    緊盯著以一層玻璃所隔開的兩個空間,那溫暖明亮的燈火已經是自己所不能觸碰的領域……那是屬於現存於世人們的空間,也曾經屬於自己的曾經。現在的自己縱使伸長了手,也無法觸碰到的溫暖……
 
    她貼著玻璃往裡頭探望。這位擁有墨綠色澤毛髮的異人,的確就是當時領隊進入荒野,尋找到自己的狐族青年。
 
    雖然往事不堪回首,但不能否認,那群人的出現,對自己來說的確是一絲曙光──他們給了當時無法離開原地的自己一個承諾,一個或許有機會能尋找到「他」的承諾……
 
    但,他們是否已經忘記了,那抹孤獨等待在荒野中幽魂的請託?
 
    千方百計盡自己的努力想請這些人們幫忙,甚至直接移動到了他們的住所,但是為什麼呢……為什麼,這群人總是如此忽視自己的存在?
 
    難不成,他們已經忘記了嗎……
 
    古老的曲調再次響起,這次似乎雜著更多的幽怨,與哀愁。



 
 
    「到底是什麼聲音……」
 
    墨業皺起了眉,再次抖了抖耳朵。聽起來像是歌聲?而且那個曲調似乎是自己所熟悉的……
 
    但是那又怎麼樣?現在更應該煩惱的事情,明明是眼前這個正持續冒出不正常白煙的燒杯啊!慘了慘了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該不會是A試劑不小心多滴了半滴還是B粉末不小心多量放了0.5克……現在是該趕快把C藥劑增加藥量直接放下去,還是乾脆倒入中和劑先阻止化學反應作用?但是這一倒下去可就全部前功盡棄了啊──
 
    若有似無的歌聲似乎越來越響,彷彿不容許忽略自己的存在似的,纏綿的情緒幽幽的沁入空間之中。
 
    此時桌上的白煙越冒越多,越來越模糊的視線讓墨業感受到相對的不安與煩躁。糟糕、如果投點冰燃劑是不是能夠稍微阻止目前的窘境?但是冰燃劑的性質卻會破壞藥劑的調和,畢竟這藥劑在調和過程中必須維持50度C以上的偏高溫,這樣瞬間降溫的結果很可能導致藥劑本身承受不了溫度的劇烈變化而──
 
    充斥在室內的歌聲已經清晰可聞,甚至越來越響──分貝幾乎已經調整到、讓獸人靈敏的耳朵感到不舒服的地步了。
 
    白煙持續冒出,眼前盡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霧白,不行、再也撐不下去了,冰燃劑還是中和劑?該是做最後選擇的時候了──
 
    古老的歌曲調整成震聾欲耳的分貝,彷彿有人在自己耳邊鬼哭神號。
 
    室內白茫一片。
 
 
    『夠了!給我閉嘴──!』
 
 
    忍無可忍之下墨業終於回頭對著窗戶的方向大吼。
 
    歌聲尬然而止。


全文請點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